我常常懷疑一邊開車一邊化妝的女生都是八爪章魚轉世。

爪子可以一邊巴著方向盤,一邊抓著眉筆,趁停紅燈的當下,迅速把眉毛畫上,還不忘補個鼻影。

但我對這樣的行為並沒有意見,只要不造成別人安全顧慮,也就當欣賞特技表演便罷。(是說:條子杯杯的標準可能比我嚴格)

那些邊開車邊化妝的職業女性,或許時間被壓榨的比自己的小屁屁還緊實,不得已只好把愛車當成更衣室化妝間。

雖然我能理解女性朋友的對於臉上功夫的苦惱,但對於有些男人來說,他們永遠都無法理解這樣的行為。

櫻花國的喇機歐放送內容大概跟台灣的有線電視一樣精彩,葷素不忌一律放送。

於是,買完菜回家的途中照例打開喇機喔,聽著主持人與聽眾的無厘頭對話,某天的討論內容:

來自聽眾直子小姐的疑問:我不懂,我真的不懂,為什麼下班後去居酒屋喝酒的大叔,可以把店家提供的 おしぼり oshiboli 溼毛巾,面不改色的直接拿起來就往臉上抹,然後用餐完畢,還拿來擦嘴巴?!

語畢,call in電話如海嘯般湧來,主持人應接不暇,匆忙挑了幾位call in的聽眾參與討論,其中有位先生是這麼說的:

我說這位直子小姐,我們下班後到居酒屋喝酒,美其名是放鬆,但實際上應酬聚會的多。

妳覺得的我們的行為很髒,隨手拿起毛巾就往臉上擦,但那條不起眼熱熱的小毛巾,卻比第一口喝下肚的酒,更能療癒咱爺們一天辛苦工作的疲憊。

妳說妳不懂我們這票大叔這樣的行為,但我也想問妳一個問題:為什麼女生可以在電車上化妝,不管站著坐著都能畫,還能把假睫毛也黏上去,撲粉的同時,一點都不在意別人也吸到妳的粉味,上電車跟下電車完全是兩個人,有時喝茫了,都會覺得自己是不是見鬼了,妳怎麼解釋女生這樣的行為!?

 

電車中化妝.gif

別在電車中化妝的宣導海報


雖然隔著喇機歐,但能感受到電台內劍拔弩張的情緒,這時主持人忙著滅火,避免展開口水大戰急忙插話;是的...女人對於男人的某些習慣,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女人化妝這檔事就跟男人修鼻毛一樣,男人同樣也不懂這麼私密且有礙觀瞻的事,怎會在電車中上演呢!?

一陣此起彼落的電話鈴聲中,就這樣草草結束這段訪談。

其實不管是兩性之間或是社會,普遍存在著一種思維:『我只是做我想作的事,為什麼你不能接受呢?!』

就像時尚為何總是跟女人過不去,衣服呎寸明明普通碼就挺好,卻硬是再弄個小兩碼才上市?!一票美眉早就瘦不拉機,卻還要把自己搞的像個活動人骨標本?!說實在,不是瘦就是好,感情發展到一個段落,靠做愛來昇華時,其實男人關起灯來更偏好溫軟豐滿。

但女人同樣有疑問,為什麼男人摳完腳皮,都要湊到鼻子上聞一聞!?為什麼牙籤剔完牙齒,還能鎮靜的把籤上的菜渣吞到肚裡!?諸如此類不勝枚舉,但這些問題,從來就沒個正確答案。

說到底,男女本質大不同,女人的追求是忠誠,男人的本質是放蕩;女人喜歡住房,男人喜歡乳房;女人為自己的男人驕傲,男人為自己的成就自傲;女人上床前天真,下床後認真,男人上床前認真,下床後不貞。

男女之間,總是存在著許多矛盾與疑問,套一句劉嘉玲在陳冠希事件所說的話:『我覺得Edison就是個很可愛的小孩子,我不認為他做的事有什麼錯。』


看,說了你也不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村姑不種田㍿ 的頭像
村姑不種田㍿

村姑不種田㍿

村姑不種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