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約三十代後半,個兒不高,為人爽朗,是我的鄰居。

比出門倒垃圾打招呼的那種鄰居要親密些,會聊些私人事,她的,不是我的。

大概在下長的一副很能讓人掏肝掏肺的善良臉,亦或是她生活寂寥無處宣洩,每每見面,除了寒暄問暖,多少會說點一團亂線似的夫妻柴米。


「早呀,陽光很溫暖呢。等會兒再喝杯手沖咖啡,今天的人生就圓滿了~」我笑著說。

「當然,但我比較想來杯濃茶,昨晚他很晚纔回來,滿身都是酒味,澡也沒洗就直接躺死床上去」裕美子打了個大哈欠。

「哎呀,辛苦妳了,所以旦那今兒休假嗎?」

「他是休假,我可沒得休,爐子裡正熬著豬大骨,待會回去還得幫他煮碗醒酒味磳湯,加了海帶的那種,他只要喝酒翌日醒來,都還沒洗漱就先喝上一大碗」

「這個月已經第三次被運轉代行(註一)送回來,已經懶得唸了,雖然他的工作是得周旋在這些夜店酒吧沒錯,但還是挺擔心他的身體,畢竟年紀也不輕了」裕美子不耐地攏了攏頭髮,熟稔地壓上手掌大的鯊魚夾。

「誒,妳爐子上還開著火,先回去吧,晚點聊」

「好好,不說了,我先回去看看旦那醒了沒有,掰~」


和台灣一樣,除了送小孩上學的途中,倒垃圾的場合就是閒話家常聊八卦的好時機,日本當然不例外,且因為不需追著垃圾車跑,一羣女人聊起八卦來更是悠哉,更是肆無忌憚。

記得有次開車送兒子上課,大約早上7點多,途中會經過幾個同校生的家,有兩三個太太就站在路邊聊天,當時只瞥了一眼沒放心上,回來晾晒衣服、收拾東西,想起醬油沒了豆腐也要買,於是拎起鑰匙又開車出門,沒想到我都已經來回兩趟的光响,這幾個太太竟佇在同樣位置還在聊。

因著地緣關係,鄰居交換情報互利互惠無可厚非,偶爾雜談個幾句都在正常範圍內,但這樣一羣太太主婦大喇喇地佇在馬路邊,說到激動處,指天指地,後弓腰地仰天大笑,張揚舞爪毫不遮掩的豪氣樣,我是萬萬做不到,就算與生俱來地八卦魂熊熊燃燒忽地化成一把地獄火把貧尼燃燒殆盡,我還是沒辦法。

我們這小區和河對岸比較起來是顯靜了些,年齡層的差距也比較大,靠近便利商店那區的女人除了開私家車,也常常招來電話預約的計程車載進載出,這裡地大,土生土長的田喬仔為數不少,很多是培育植栽外銷的生產源頭,地大的不得了,有時看姓氏也知道是地頭蛇,枝葉深闊的很,同姓氏的不在少數,兜裡攥著一堆福澤諭吉(註二),真不怕沒地方花。


房子位在靠海側的裕美子本籍是靜岡,旦那是土生土長的東京人,因為喜歡海洋,就乾脆搬來這裡吹海磯潮風吹個爽。

才剛結婚三年目的這對小夫妻,住在一棟陽光般橘金色的二層木造建築,外觀新穎,二樓從陽台就可以看見海,裕美子說是她和設計師商量,斟酌著一磚一瓦建造起的房子,用來當作新房,不免又多些心思。

但凡事事較真,錙銖必計的日本習慣,不會因為你出的力多,貸款就給你少個子兒,關於商業事務上的金錢,櫻花人的習慣只有掐到海枯石爛的緊,死都不會鬆,該怎麼算就怎麼算,不會讓你佔到便宜。

這些花費按照裕美子的說法:人生第一棟房子,不必省,儘管大刀闊斧的砸錢,反正旦那不是無業遊民,毋需擔心。

但你知道的,砸錢也是有個分檻,對平常人來說:一萬塊就叫砸,但對豪富來說,大概要上億才叫砸。一般人買個宜家九千大洋沙發,就好像把全身血肉都擰乾了一樣,掂斤掂兩從春天考慮到冬天,和豪富一比其實立見分曉。

於是,所謂用錢砸出來的效果也就見仁見智,這時比的是品味,自己看的爽悠,朋友來家裡能讚上個幾句纔重要,這是萬古不亙的真理。


裕美子婚前經營服飾業,有副好眼光,潮味兒重,認識她旦那(註三)之前,原本是各自有戀人的。而且彼此都互相熟識,裕美子認識旦那的前女友,旦那也認識裕美子的前男友。

簡單點說,裕美子是A,旦那是B,其他倆人分別是C和D,而A、B分別是C、D的前男女朋友。

看似有些複雜,在旁人的眼中呈現出一種微妙的關係,空氣中瀰漫著那種我曾睡過你老婆的尷尬。

婚前這四個人就常膩歪在一起食、樂、玩,偶爾也會出國旅行,為了省錢,四個人同住一間房也無所謂。

裕美子身材纖細,略帶癟平的臀部反而襯得她胸前的兩座偉岸,平時愛穿南亞民族那種風一吹就晃瑯瑯的服飾,配上一雙黑色細條的哈瓦那人字夾腳拖,給人自由不羈地印象。

英文能力還不錯,出國時就充當翻譯,訂房呀,排行程呀,和當地導遊溝通等等瑣事都由她來,好在熱血熱心肝的裕美子並不覺疲憊或煩糟,反而樂在其中,也沒見她炫耀自己對英文的瞭解和知識,在四個人當中,一眼就能瞧見裕美子渾身泛紅光。

常常曝曬在陽光下,她雙頰長了些不礙事的小雀斑,小小外爆的兩顆小虎牙笑起來特萌,總之,就是個態度佳,認真溫柔又可親的好女子,這四個人能相安無事的處在同一片天空下,應該也是多虧了裕美子的黏合作用。

留了一頭及腰如玉米鬚般地長捲髮,從不編什麼浪漫三股麻花辮,雙手一攏隨性盤起,我常笑她,那盤窩窩頭跟個印度阿三沒兩樣,插柱拇指粗的龍香也不會倒,冥想打坐想點個薰香都不怕尋無香案,往頭上擱著就了事。

兩個人哈哈大笑的同時,也免不了挨她一頓揍,雖說鬧著玩但擖在身上還是悶悶生疼,在下邊嚎叫邊討饒心想:這娘們是公報私仇了我看,也不輕點力,呿。好歹咱家也是噸位十足,別逼我亮出小肥腿踹得妳飛越東京灣。


貧尼同裕美子相處其實和一般櫻花女人大同小異,直到有次參觀了她家樓屋構造,這纔覺得台日文化隔閡立現,她的心思不容易懂。

先簡單形容一下房子的設計,前庭後院那是自然,在此不用贅述。

一進門首先是讓視覺開闊的挑高空間,左邊緊鄰鋪著水洗石子地的客廳,據說是為了方便打掃三貓一狗各式各樣毛髮便溺的寵物友善設計,沒有隔間。牆壁靠底有個約四片禢禢米大小的儲物室,堆滿了寵物用品和兩輛登山腳踏車。

南邊和東邊各開了兩扇高2米、寬約1.5米的落地窗,面積超乎異常地大。

一般人有些常識的話,大多知曉夏季颱風經常從日本東邊海岸登陸,那種飛沙走石雷霆萬鈞的氣勢,都還沒來得及好好觀賞風景,我看褲底會先被驚得一股濕潞。

一樓佈置大致上是這樣,而通往二樓的階梯,從一進門便死準地對著門口,這在中國風水學上屬漏財,而且是一洩千里的漏。

但日本的房子卻經常可見這樣的設計,大概是當年漢化的不夠徹底,沒把老祖宗的風水易經學的精實些,但像土木工用的魯班尺,日本也是用相同的東西,足合1.44尺,但尺面卻無印有和台灣相同的五行財祿吉位,相當可惜。

當初搬來日本之前,花了不下兩年的時間,蒙著頭拼命找房子,也著實為了日本房屋的風水結構頭痛不已,看了好多物件都因為風水結構不佳而放棄,到最後瀕臨身心俱疲的瞬間,腦子靈光一閃,反正【福地福人居】,就這樣簡單的一句話就把所有不吉利堵死,還真是佩服老祖宗的語言智慧,萬物循環陰陽調和,心理上終於也落得踏實。

反觀裕美子房子的設計,不在乎陰陽五行這些便罷,反正死豬不怕開水涮,來到二樓參觀主臥室那纔叫人傻眼。

是這樣的,經過狹長的樓梯,來到同樣挑高設計的二樓,還沒進行到主臥室,早已被雷個半死的貧尼心想:妳呀這一樓挑高,二樓也挑高,光這高度都能弄的三層外加樓中樓了,完全空間浪費,品味待確。

一開始想說樓下沒看到廚房,該不會這女人雙手不沾陽春水,所以連廚房都免了,還好一來到二樓,總算看到令人安心的島型廚房設計,東南兩邊同樣的大窗加無隔間的清新感,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高潮的主臥室竟位於廚房正後方。

裕美子也不害躁,拉門一開,就大喇喇讓我參觀她的臥室,精彩的來了,這娘們連臥室都他妹的挑高設計啊,不喜被束縛的靈魂竟然狂妄至如此地步。

咦?!等等~!

這裡頭擺的是單人床呀,難道裝璜花光了積蓄,連張像樣的床都買不起?

推了推她,貧尼語帶曖昧 :「 誒,你們感情有好到同睡一張單人床不嫌擠嗎?」

裕美子大笑了幾聲:「看見旁邊小樓梯沒?我才不跟他同張床,我睡閣樓呢~」她往上指了指。

嘎?妳開玩笑吧?妳們感情不好嗎?幹嘛分房睡?不是纔新婚3年目?一連串的疑問立馬從貧尼口中奔洩而出。

都沒來得及聽到回答,換她一臉驚訝反問我。

「難道妳和老公一起睡嗎?不會嫌沒有私人空間嗎?每天一起睡不煩嗎?我們日本人幾乎都是分床睡耶,這樣彼此才能有很好的休息睡眠時間,不會因為打呼或老公晚歸打擾到妻子的睡眠呀」

貧尼笑笑,同樣沒有回答她,因為我心裡很清楚,這是文化的不同,不管怎麼解釋都沒有用。


後來有機會便同其他櫻花女人討論這問題,結果得知日本人自古以來都是席禢禢米而睡,一人一套墊被外加被褥枕頭,誰都不搶誰。

也沒有刻意分房分床睡,只是無意間男尊女卑有需要纔找妳恩吖的古老傳統,演變到現代就成了這副德性。

夫妻之間晚上相好,不是你來我的床,就是我到妳的床,情慾潰堤纔跨被來尋維納斯裂縫,看似相敬如賓,不打擾互相的休憩空間,實則變相地貶低妻子的地位,櫻花女人大多數都默默扮演著歡喜作,甘願【受】的角色。

冷靜點想想,倆個人並不是為了晚上抱在一起恩吖這丁點大的屁事纔結為夫妻,要恩吖花錢找不更方便,風俗孃也不需你負什麼鬼責任。

在貧尼骨子裡隱藏的保守眼光來看,夫妻不同床共枕對於感情經營大抵不是件好事,沒有了習常地肌膚之親,感受不到對方的溫度,再怎麼樣的激情都會隨著時間流逝而慢慢淡去,生了病,也沒有人握著妳的手,叫妳千萬 plz don`t die ,不謂之可惜。

且不知節操為何物的日本,帶著老婆早起作的愛心便當,結果和小三在公園野餐的混蛋不是沒有。日本性產業執牛耳的地位更不是空穴來風,在櫻花國,信手拈來都是H片的好材料。

看起來婚後的櫻花女人好像有些可憐,但容許在下說點沒心肝的損話,傳統是用來打破的,閃爍的命運青紅燈,常常就在一念之間,屁股長在她身上,堪不堪用她知曉,替櫻花女人哀星嘆月的事就不必了。


黑夜之中,丈夫的手輕輕穿過妻子的髮絲,攬住妻子因年老而日漸削瘦的雙肩,妻子顫抖的雙手一如年輕時的姿態,捂著丈夫溫熱的胸膛,暮鼓晨鐘數十年如一日,這般風景,該是多麼美好。。。之於貧尼,我當然還是鍾意像這樣恩愛到老死的夫妻相處之道。











註一:運轉代行 - 喝醉了沒關係,打通電話幫你把車開回家。一種為了因應日本政府對違規酒駕推出的新興行業。

註二:福澤諭吉 - 印在日本萬元鈔上的頭像,名曰 福澤諭吉,一位日本革新史上重要的歷史人物。

註三:旦那 - 日本「丈夫」的代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村姑不種田㍿ 的頭像
村姑不種田㍿

村姑不種田㍿

村姑不種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