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在回憶或整理過往的事蹟時,應該或多或少覺得懊惱,時間年代啥的常記不清,都他媽的吞了整箱銀杏也沒用。

拿在下自己來說,能記得發生的時期、人物對象、大約幾歲等等,就值得大放鞭炮了,更別提除了事件本身以外的細節。

就像拼圖一樣,整個攤在面前,也不見得拼得出來,有時為了拼湊出較貼真的完整性,常蹲角落手抱頭一個人作著鬼打牆的惡夢。

不禁深深羨慕著社會上那些寫回憶、話童年,走文行雲流水,下筆就是一幅仕女圖、一池蓮花的作家。

除了向他們致敬,也感謝他們驚人的創作力,為生活帶來文藝的力量,閱讀的美好。(跪謝)


但有種情況,剛好跟這些知名純文創的作家恰恰相反。


大家應該不陌生之前聊過的那位「快說我好棒」的賤貨馬蛋吧?!

她除了平常脾氣變化莫測,噴糞的地方長錯位置之外,還特愛亂栽贓,為了一點小事瞎鬧騰,就愛施展那廣為人知的抓馬功、唬爛功,常弄得各山頭煙硝四起,噓聲不斷。看著她又是主角又是導演的一人劇場,直讓吾友小浣神經繃斷好幾條。

上奏天庭也不是,串聯反抗也不是,賤貨馬蛋處的位置,要是沒個確實把柄,任誰都動不了她。

身為小浣的摯友,老衲若不讓她倒倒垃圾,她還怎麼活?!

可憐的小浣,我完全能懂妳的痔瘡長在哪。

有鑒於此,何不先翹起二郎腿悠閒地喝杯咖啡,且讓老衲來為苦海掙扎混社會的妳破解一下,「賤貨馬蛋|穿梭宇宙蟲洞的劇場人生」。



_事件|穿越蟲洞的基本配備


早上一睜開眼睛,就是生活的開始。

舉凡刷牙、出恭、覓食、工作,各種必要及非必要的功利活動,都是賤貨馬蛋拿來鬧騰的故事背景。

對於一般人來說,這些不過是日常中微渺到連鼻屎都不如的小事,尤其這挫折吧,誰一天裡沒遇到幾個不順眼,可偏偏這不順眼,不知怎地卻都集中在馬蛋的生活軌跡上。

年代久點的遠至童年時期的親戚鄰居可以罵,誰背叛她誰又招惹她,一件一件細數鞭屍叫人膽戰心驚。

近代一點的家庭關係可以罵,公司可以罵,塞車可以罵,別人請吃飯不合胃口可以罵,哪位路人品味不佳可以罵,男人送的鑽石不夠大顆可以罵,連分租大樓的上下左右住戶辦公室全都可以罵。

小至一棵路邊雜草,大至全宇宙,她都能挑出幾根刺。讓人擔心她除了自我感覺極度美好之外,還犯了情緒躁鬱,外加被害妄想症。

今兒要是沒事,她也能自己弄出幾個事。就拿前陣子分租樓上的日商公司,人家幾個櫻花商人出出入入井水不犯河水,她硬說什麼人家向管委會打她小報告,她一個氣不過,跟幾個日人在電梯上演潑婦罵街。

她氣噗噗在社內網路跟大家吐苦水,說櫻花人看不起她結黨欺負她,此話一出不得了,扛著民族尊嚴大旗出馬打仗了啊這是!上頭心裡雖嘀咕著【見鬼了/最好櫻花人會跟你在大庭廣眾下互槓】但還是拗不過她,索性捏著卵葩去暸解一下,結果根本就沒有打小報告還和她在電梯吵架這事!

倒是管委會反過來舉她黃牌,叫她別再亂丟垃圾,危害大樓衛生

人在江湖走,哪能不溼鞋。自己錯在先,還反過來惡人告狀。

最厲害的是,這些看似不相關的事件在馬蛋完美的鋪陳下,又環環相扣密不可分。把因為這樣,所以那樣語法用的一氣呵成,完美極致。

如果馬蛋不是為了掩蓋某種自卑心理,或是為了特定的利益或目的,誰有那種閒功夫刻意去打壓別人,張揚跋扈,日日上演抓馬小劇場,拿象腿碾死螞蟻!?



_人物|穿越蟲洞的主要角色


天下無難事,只要有心計。

要抹黑或踐踏別人事實上不是件難事,只要有好一點的邏輯思考,強一點的故事性,還有得理不饒人的嘴上刀,通常就能整得這一干有冤無處申的草民,哀鴻遍野血流成河。

聰明馬蛋最厲害的地方是,想告狀,丟黑函,爆原彈,還是想自褒自誇兼婊人不會傻得用第一人稱,絕對用的是 她 或 他 或 祂。

隔壁的瑪莉,前村的漢克,樓上的湯姆,樓下的杰森,莫名其妙的人面識廣,歐巴馬八成是她表親,女皇是她阿姨。

隨便來個化名,塑造出幾近真實的人物,如泣如訴,不知情就傻傻被騙走一池清淚,知情的冷笑兩聲「哇咧聽妳在話唬爛」也就過去。

賤貨馬蛋依然安穩地活在她的小宇宙。

偏偏有些人不知是從小被呼攏大還是怎的,無論她說啥全買單,也不管拿的出證據與否。

驚人業績/相信,留洋學歷/相信,傲人經驗/相信,精通八國語言/相信,一票高富帥全拜倒她石榴裙下/相信,儘管過鹹水奮學時的年紀不輕,但天資聰穎全拿A,所以外文比母語強/相信,連遞案子都是先用英文書寫再翻成中文/相信,好一個愛情、職場無往不利。

看這樣子,要是馬蛋說她吃大便養生,大概也一堆人相信,還會爭相團購,宣揚天威。

常說自己苦過來的賤貨馬蛋,對於某些谷底掙扎的人來說好似座明燈,但若有朝一日你求於她,一廂情願冀望她伸出小肥手對你微微笑!?真以為她會拉你一把?!不 / 天生沒血沒淚沒心肝的賤貨馬蛋,她只會朝你吐口水再砸你幾顆大石頭。

但淫威就是淫威,有些人明明目睹這一切,卻還是向馬蛋搖著嬌俏的小尾巴,自以為地幫著馬蛋丟石頭,那只說明一件事,這些人不是瞎了,就是耳幹兼腦包,更甚者,順便再附贈你一句 「去他妹的厚道,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求救個鬼,死不足惜」。

也順便給小浣一句忠告,關鍵時刻求的是要能救你命,救急救難的,不能求個除你命的賤貨,連死也不給個痛快。

說到這兒,為什麼有些主管愛開會?!賤貨馬蛋愛唬爛?!這原因沒別的,你想想,打從娘胎出來沒遇過這麼多人聽她講話,講錯也沒人糾正,說多爽就有多爽!

活到這歲數也只聽過蜥蜴鼠輩斷尾逃生,沒聽過果子狸也能斷尾求生的,抓她辮子,說多難有多難,就算她講的內容荒謬至極,聽了讓人想拿鞭子抽死她,台下的你也只能乖乖坐那挖著鼻孔摳腳皮,啥都不能作,這不是人間至爽是啥!?

馬蛋內心os:不逮住機會卯起來說故事的才是白癡。



_時空|穿越蟲洞的箇中精髓


馬蛋的字典裡沒有時間這種不入流的東西,就像蜘蛛結網,五行八卦,點點相接,絲絲相連。

從東至西,由南到北,串連一氣,相輔相成,忙著學業的同時,邊賺錢邊又處理家務,說自己有多悲催家道中落之時,又同時捧著水晶杯品盡人間珍饈,像隻小蜜蜂嗡嗡嗡誤入花叢飛到東又飛到西,能力猶如神般強大,不折不扣是個天才選手。

且既然有了人物,事件,如果不好好利用「時空」來營造出各種關鍵時刻就太可惜。

表面上,賤貨馬蛋是大家眼中的能人,和我們這種平民不在一個等級。她能完成一般人完成不了的學歷,執行一般人接觸不了的任務,遇見一般人認識不了的人,精通各國語言,遇見各種捧著大把鑽石的好男人,上司對她疼愛有加,男人對她百般寵溺,鎮天對她說:不洗臉的樣子也好美~

(水桶/遞-想吐的接著)

馬蛋敘述的事蹟,聽起來和超人沒兩樣,跟克拉克搶飯碗來著,但明明就是個肉身,如何能完成工程浩大的人生經歷!?

很簡單,她擅於編織以自己為中心節點的網。白話點說就是,偷樑換柱外加移花接木。

這聽起來很美好,實際上卻煩人,編織這種人際蜘蛛網相當耗精費神,一不小心就得罪人,就得捱悶棍。所以平凡如你我,一般對於這種心計腦力工鐵定是排斥不已。

不過,馬蛋就是馬蛋,行走網中遇到線斷絲缺看似無解的兩段際遇,她最後總能找到辦法,穿過去、接過去、連過去,並且讓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最佳化。

但平常就算和馬蛋走的再近,同事間偶爾也會有疑問啊,好奇她是如何作到這些成就的啊,問她的結果通常都只落得一頓刮,直說你:蠢人跟著作就好,哪來那麼多問題,這麼閒就去多念兩本書,老娘沒那個義務告訴你。

聰明如小浣,看見這般反應,難道不足以說明這其中必有蹊蹺!?

有一種人,你說她成熟點嘛叫世故,白話點嘛叫奸猾,直讓人霧裡看花犯眊昏,摸不著看不見若有似無,要不是隻鬼,那就是個自由穿梭蟲洞的「人精」無誤。


有些從小遭遇挫折的人,如果沒被現實打倒,那種從血泊中站起來的精神是十分強大的。

好一點的表現出堅強、正直、勇敢,鋤強扶弱,偏激一點的就顯得狂妄、囂張、脆弱、謊言、禁不得激,隨時呈現一種焦慮的情緒,總想著如何才能掀人要害,一招封喉,刀刀見血,深可見骨,就算機會細如髮絲,也想用力抓住進而從困難中華麗翻身,若有餘力,也就不留情地對著爬到山腰的苦難萬眾大腳踹下。

而小浣的職場同事馬蛋,就恰恰屬於後者。

不過也不能因為這樣,就要小浣去討好馬蛋,因為和每個人保持良好的關係那是最愚蠢的作法,何況是個賤貨。

很遺憾,這社會上有不少試圖達到人際關係圓滿境界的可愛腦包,最後卻變成多面不是人,吃力不討好,最好的方法就是冷眼旁觀,隨她演她的大戲去。

但這樣對小浣來說又好像太難,畢竟同個屋簷下,太過清高會顯得脫節,為了不成為馬蛋黑函中的主角,辦公室鬥爭下的犧牲者,建議隨時對她保持高度的關注和飢渴狀態,這會讓你提高警覺心,讓思想更快更敏捷,從一次次的經驗中積累戰鬥力,就算不能攻擊她,也能做出最佳防禦姿態。

所以,就算你對她已經厭惡到一個屎般的程度,也不要對馬蛋失去耐心,無論在任何情況下。

馬蛋的小劇場破解祕笈寫到這,希望對小浣有微不足道如腳毛樣的貢獻,賤貨馬蛋愛演的理由,就算她娘來也不見得能窺見全貌,但老實說,一個人能混到這位置絕對有個理由,不管那是什麼。

正所謂五短必有一長,但她是女的,那一長到底在哪老衲也不是很清楚,或許是大熱天穿著過該逼馬靴,她整天掛在嘴邊自誇的那雙長到沒有盡頭的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村姑不種田㍿

村姑不種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Rita
  • 往後出社會進入職場的我,不知是否有能耐面對「賤貨馬蛋」。
  • (拍拍)別擔心!不行正道必自敗,妖孽有天收~!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8/05 20:06 回覆

  • 喬小夫
  • 喔~~這篇好長...我需要再花一點時間來看看
    不過,最新的梗就是蟲洞文囉?
  • 蟲洞是個強大空間通道,弄懂了,人生也就完滿。XD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8/06 08:50 回覆

  • 喬小夫
  • 又看了一次,我的媽啊!我想或許馬旦她玩不膩吧!這就是為什麼現在穿越小說那麼多人寫的原因吧
  • 穿越是個坑,迷上了才知昏。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8/06 08:50 回覆

  • 您的暱稱 ...
  • 說到這兒,為什麼有些主管愛開會?!賤貨馬蛋愛唬爛?!這原因沒別的,你想想,打從娘胎出來沒遇過這麼多人聽她講話,講錯也沒人糾正,說多爽就有多爽!
    ->這段真的笑死我了!!!XD
  • 來杯茶潤潤喉!?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8/07 14:28 回覆

  • 當歸
  • 看不到秘密回覆(哭)
  • 面紙/遞~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8/08 11:45 回覆

  • 玫瑰
  • 我能想到絕口不提的最大原因是:不懂!
  • 綿羊少女★昀小姍
  • 純粹是上了熱門而跑來跟鄉民看熱鬧的XD 那位胎胎是誰我還真的不知道...
    只是想說按照自己的經歷說一下...移民真的不是一個普通留學生就能拿到的東西...XDD
    還有精通八國語言也讓我好在意...所謂的精通是至少能說上五句話嗎?(爆) 那我可以經通16國了吧!(聽你在放屁#)
  • (聽她在放屁#)《---推~!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8/26 19:36 回覆

  • 訪客
  • 哪八國? 英日法中泰 然後廣東話跟閩南語也算嗎?
  • 上海話...!?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8/26 19:34 回覆

  • Wallace
  • 那個ㄑ一ㄥ鳥一號的部落格不見了耶?!!!
  • 親愛的瓦勒撕先生:

    留言請與文章切題,謝謝。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10/11 07:10 回覆

  • Wallace
  • 在下錯了,抱歉,下次改進

    因為ㄑ一ㄥ鳥一號是個反馬蛋的部落格,我以為這樣也算...
  • 天下馬蛋何其多,黑的不白,白的不黑。
    留言請就老衲筆下的馬蛋討論,或者移駕至你所感興趣的部落格~
    肝恩蛤~=w=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10/11 13:01 回覆

  • Kong Sien Eng
  • 吗啊,那个连篇相信她编织出来超能干形象的谎话,就是我啊!我他妈中招啊啊啊!当时年幼无知(其实根本没有,就只是当年脑袋穿洞太过白痴)真的被她的自称蒙骗过去!!

    后来感觉怪怪的,她的脾气也够他娘的怪,还由不得人说一些不一样的意见——有次我有跟她唱反调不过我误打误撞没被黑,可能我虽然有在看她文章跟她噗,但是露脸的机率超小的,根本就在潜水。什么小事都能放大说得有多美轮美奂!!

    后来受不了又觉得自己不是她那类型的人(噗浪里不是有很多跟她差不多调子的铁粉吗)就疏离了。谢天谢地谢天谢地啊!!(泪奔)

    一定是我上辈子烧够香,这辈子才逃过她一劫!!

    是说我今天看无意中发现有抄袭这事,连着线索一路摸过来,才发现这篇的。

    然后还发文感概了下 http://wp.me/p3y96o-1y 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