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常有些機會,和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的小姐太太們交流生活經驗。

在某次的聚會上,討論到大家平常如何打發時間,答案不出意料,有人喜歡閱讀,有人喜歡烹飪,有人撥冗成為義工照顧可愛動物,有人則是看顧小孩就花掉一輩子的精力,連逛街都得看時辰排班表。

席間有位太太,中等身材十足福態,約3L呎寸,長直髮,膚色黝黑,面生,噸位很有存在感,姑且稱她為福太太。

據說老公是個鋼鐵工程師,業務範圍涵蓋亞洲區,大概是經濟狀況還不錯,總是藏不住字句間的傲驕氣,說起話來咄咄逼人。

而這位福太太在高職畢業後,過鹹水念了一陣子ESL(英文語言學校),除了這個,其他也沒什麼能拿出來說嘴的好事,除非ESL也能算個學歷。

那次聚會,她帶了女兒來。


「媽咪,那個阿姨妝好濃好噁心,看起來好老耶」欠扁的小賤B。

「誒,福太太...您閨女也太誠實,但這禮節,還是得管一下,這不傷了人家心嗎!?」仗義直言F女。

「有啥好管的,我女兒才4歲,她怎會知道什麼該不該講?!嘖 /」

福太太擺了擺手翻起白眼。

「況且,我不覺得我女兒有說錯啊!咱們摸著良心講,她那材料就算坐在鏡子前多搞幾晝夜,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輪不到外人來放啥勞什子的屁告訴我該怎麼教小孩」

「她這年紀本來就實話實說,為何要叫她看人眼色,想當年我為了這四個字吃了多少苦,我不希望她步入我後塵」

福太太放龍砲似的連丟了幾個炸彈,炸的眾人面面相覷直搖頭。


看看這福太太,目露凶光,雙頰鼓脹,腰線寬到隔海,兩隻蹄膀都能滴出油來,總說她自己是時尚主流,在下怎麼看都覺得那主流該歸在畜牲道,人醜不是個錯,但醜再加上做人不夠厚道,就叫一錯再錯。

想必其女口無遮攔得自福太太真傳,這也難怪。

眾人心裡紮個底,何謂自取其辱,辱的又是誰,今兒算見識到了。

這時只見坐在角落的L女和W女猛咬耳朵...


「 哎...剛認識她時,完全不這樣...做人還挺客氣的呀」

「是嘛,記得剛開始對她印象還不錯,身材豐腴,嘴唇迸厚,看起來挺和善,就算她常掛在嘴邊自誇的廚藝讓人看了直掉淚,也不會有人明著涮她,而且啊,不愧是福太太,手藝不佳卻也有臉拿出來作作面子,三不五時弄沱糞似的落漆蛋糕和街坊鄰居分享」

「是吧是吧,聽C女說啊,這福太太其實是個大喇叭,總說別看她現在這噸位,想當年可是妖嬌的很,見人就吹噓她以前情史多豐富,鑽石一顆大過一顆,勾引男人手段高竿,依著心情還會做些火熱淫穢的挑逗哩」

「聽說和她老公是在酒吧認識,都說歡場無真愛,莫非現在滿街跑的酒吧撿屍,人家那年代老早就流行啦」


F女給她倆使個眼色,示意噤聲。

氣焰沖天卻沒底氣的傢伙,人後被八卦總是難免。


這福太太牙尖嘴利,多少人捱了悶棍,樹敵無數,卻從沒人想跟她對著幹,說白了,這種人天生帶腥帶煞,沾上了就是糞臭,閃遠點兒好。

大夥徑自喝起了茶,誰都不搭腔。


到底是怎麼樣的生活際遇,造成福太太這種尖刺跋扈的性格!?常言道 : 人的變化分秒進行,日日見,不覺察,久不見之,則驚訝萬分。

想來福太太枕邊人未必知曉當年的小可愛,早已變成母夜叉。

都說怨恨這玩意是一點一滴凝成的。


福太太這類型女人,忍耐力說來比男人強,挺著傲氣在各種生活經驗中不被擊倒,尤其絕不放過一絲一毫讓自己強大的機會,所受的委屈和壓抑成了最大的武器,藉此不斷反擊,一棍轟倒一掛。

這戰鬥,無論是來自女人或男人的同情,瞬間都被福太太轉化成各種算計。所有的【人後放箭】和【人前眼淚】,不過是養精蓄銳的障眼法。

不弄得腥風血雨,男人投降,姐妹鬩牆,絕不罷休,活生生的宮鬥戲碼。

再來這些年福太太有了孩子,沒想到兒女竟也成了十足十的完全管控區,小王國裡,不缺條例規矩,一切福太太說了算。

孩子們羽翼未豐前,只能認命地唯諾是從,福太太統治了她的小王國。

但這樣並無法滿足福太太駕馭他人的野心,兒子女兒同學週末假日來家裡玩,她老大看誰不順眼,立即下令絕交。福先生的家族、同事、鄰居,誰挑戰她權威,輕蔑嘲笑她,就立馬殲滅誰,週末應酬聚會看誰不在福太太邀請名單上,那鐵是衰小踩到福太太哪根毛。

看起來有點可怕,但其實福太太用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竭盡所能的詆毀,不停的說別人壞話。


抹黑孤立別人是很有效的辦法,古今中外都一樣。

聽一次不覺得怎麼樣,第二次第三次,假的就慢慢變成真的,人心是脆弱的、容易蠱惑的,耳根子這東西更是沒硬過。


福太太以為她統治了天下,活在她自我構築充滿陰溼晦暗的謊言中。

大多時候,福太太以為她掩藏的很好,總是以笑臉示人。

誰知一轉身又開始演起【這人有什麼目的!?】小劇場,在她的世界,沒有情義這東西,那些都是生活的跳板,不如盤算該怎麼把對方踩在腳下還來的有用,所以說大多數人都避著她,還真怕了她那長無止盡的想像力,你的心思行動,都被她歇斯底里的看著,用放大鏡瘋狂的檢驗著。

像福太太這樣的行為模式,別以為沒人治得了她,等她女兒長大,絕對是一報還一報的高竿,小女孩現在不過4、5歲,就常對著福太太左一句 I hate you. 右一句 Whatever you say just bullshit / out of my sight !!!

是說,小女孩口中能奔出這些話,還真是家學淵源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村姑不種田㍿ 的頭像
村姑不種田㍿

村姑不種田㍿

村姑不種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