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含蓄的國度,謙恭有禮是一般世人既定的印象。

人們並不是太時興在街上吵架打鬧這一套,也很少見人在公眾場合大聲喧譁。如果你上街蹓躂,同電車上隔壁座位的草食男聊聊天,極有可能等了半天仍見不到熱情回應。

在日本待久會慢慢習慣人前人後兩套說法,櫻花國人民泰半不願得罪他人,有些時候,甚至是用【勉強自己、造福他人】的心態過活,徹底奉行團體主義至上,就算有所不滿也是關起門來發泄,這次日本地震大家應當能看出端倪,就算有時情緒一來,罵出口的字眼聽在華人耳裏,都覺得著實客氣的很,而且再怎麼氣急攻心,也絕不會問候人家祖宗八代,跟歐美系或華人系動不動就問候對方佬木或性器官有天壤之別。

換句話說:因為不直接用難以入耳如性器官表現法的語句罵人,日奔郎發展出拐著彎用【諷刺】的罵法來貶低一個人。

殺傷力雖然不像顆能在表面開個洞的手榴彈,但是卻跟達姆彈相差不了多少,能在人體內產生碎裂,造成難以癒合的傷痕。

試想,被罵【祖宗八代性器官】跟【這個沒用的傢伙】哪個更具殺傷力?!被人用前者幹醮,我大概只會覺得如同蚊子叮咬,連抹藥都嫌多餘,但如果有人用後者數落我一頓的話,我會沮喪好一段時間難以再對自己產生自信,個人的小小自尊心立馬崩解,甚至會鑽牛角尖,開始檢討自己是否有存在於地球上的必要。

櫻花國人們習慣於表面功夫,客套有禮變成一種生活的公式,產生過錯時,也總是有人會先出來道歉,九十度鞠躬加上兩行清淚,再不買單就繼續上演一段下跪切腹重複磕頭的戲碼,有點同情心的話,看見這種場面也就硬不起來,原本想飆出口的話,也梗在嘴邊如同噎到般地回吞幾句。

但厲害的角色,不管你演的是哪齣苦情劇,他總是有辦法面帶微笑,嘴中冷冷擠出那殺千刀的兩三句,捅的你血流成河、深可見骨。


在這裏,打扮入時是基本,連同罵人也要帶點動漫式的華麗。

像個草莽直罵不流行,拐著彎ㄉㄧㄤ你兩下才是櫻花流的正宗。


所有日文中拿來刺激人的辭彙,如何把它用的不著痕跡卻又淋漓盡致,似乎是櫻花國的女人們必修課之一,尤其晉升為大和王國的準婆婆之後,一進一退中,更是能把櫻花流式的曖昧造句使的爐火純青,乍聽之下和藹可親好像有點關心,實則為諷刺加上教訓完全教你膽戰心驚。

例如:

【互看不順眼的鄰居】

A太太:(斜睨)早吖~您該不會還沒倒垃圾吧!?垃圾車早走了/

B太太:哎呀~早安,吖喇(日文無義發語詞)~您也沒趕上嗎!?怪不得老是聞到一股臭味...別見怪吖~應該不是你家,不過這附近一直聞的到...

【婆婆vs媳婦】

婆:不曉得妳會作馬鈴薯燉肉呢~台灣有馬鈴薯嗎?!

媳:是...(..$%&..台灣還鑽木取火吃生肉呢 / 心裡os)

【婆婆vs媳婦】

婆:現在台灣有高鐵變得很方便呴~日本明治時代(1872年)電車通行時,那時大家也覺得相當驚奇~

媳:是...(..$%&#..祖國現在還騎馬上街抬花轎勒 / 心裡os)

{關於日本婆婆一言堂有機會再另篇分享}

撇開那些拐著彎的華麗諷刺,日本再怎麼現代,罵人的字眼其實看來挺保守也蠻簡單,去掉問候佬杯佬木祖宗八代、性器官、性交這一塊,有潔癖又龜毛的日奔郎其實很在意【潔淨】這回事,你可以罵他色龜、變態、癡漢、不禮貌,但不能說他像垃圾、人渣、廢物,日奔郎把【骯髒、污穢、不潔】等相關字,看成辱罵或嚴重損害人格的辭彙,要是把他跟不潔扯上關係,鐵定跟你沒完沒了!!

稍微介紹一些大眾最常聽到屬於輕量級的罵人語句:

馬鹿 ばか baka 蠢蛋

野郎 やろう yarou 混小子

阿呆 あほう ahou 吖呆

頓馬 とんま tonma 少根筋

篦棒 べらぼう berabou 不正常

あんボんたん anbontan 傻裡傻氣

鈍間 のろま noroma 反應遲緩


再稍微來點創意並帶有殺傷力則是:

使えないやつ tsuka enaiyatsu 沒用的傢伙

くそやろう kusoyarou 屎人

獣 けだもの kedamono 畜牲

人間クズ ningenkuzu 廢人

ごみ野郎 gomiyarou 垃圾渾球

穀潰し こくつぶし kokutsubushi 飯桶

チンビラ chinbira 自以為是

ちんたら chintara 大頭症

阿婆擦れ あばずれ abazure 賤貨

パンコ panko 婊子(北港香爐)


注意:{以上辭彙請勿隨意對日人或他人脫口而出,否則後果自負}!!


這些貶低人的語句,大多隨著時代和流行有所不同變化,正經八百規規矩矩的社會風氣影響下,連罵人都不禁文藝了起來。

現實生活中很難出現像台灣鄉土劇中用閩南語幹醮的爆發力,在那樣子連珠砲的攻擊當下,被罵的一方甚至會感到有點爽,但其實記憶力只有2秒,過後並不會留下難以抹滅的傷痕,但櫻花國諷刺式的罵法,可不是一些空包彈,於微妙的瞬間被掃射後,會如同被下蠱一般在心中揮之不去。

會社員A男因為辦事不力被上司飆了一句【沒用的傢伙】之後,A男的生活再也脫離不了詛咒,不管發生什麼事,A男竟開始覺得...

吃飯時,筷子不小心掉地上 ---> 啊~因為我是【沒用的傢伙】

搶黃燈過馬路,走到一半變紅燈 ---> 啊~因為我是【沒用的傢伙】

超市牛肉特賣,沒搶到最後一盒 ---> 啊~因為我是【沒用的傢伙】

相親101次又失敗 ---> 啊~因為我是【沒用的傢伙】

搭電車領帶被夾車門,錢包又被偷 ---> 啊~因為我是【沒用的傢伙】

每個月的社內飲酒會,每次都是主辦人 ---> 啊~因為我是【沒用的傢伙】

 。

 。

 。

A男正式被五字箴言擊倒,KO抬出。


衛星發射升空說不定只要2年,A男被擊潰的內心想要癒合大概要花上一輩子的時間。

從此之後,做任何事,當時被罵的這句話都會像鬼影子般的跟隨左右,這就是櫻花流派罵人不帶髒的後作力。

有時真不知日奔郎【S】與【M】的基因到底是從哪遺傳來的...

另一方面,常常有人覺得日文中的罵人語句很難翻譯成英文或中文,那是因為兩者間並無交集,一個以【性】為取向,一個則是以【不潔】為取向,像英文【FUCK】這個字,中文可以翻成【幹】,但日文中卻沒有相似用來罵人的字眼,所以很難翻譯,這種情形就變得尷尬不已,硬要翻的話,就會產生牛頭不對馬嘴的窘境。


說到牛頭不對馬嘴...

不知道大家聽沒聽過有人把中文的【幹】硬翻成【糞 くそ kuso 】。

日文意指糞便...這實在是...


這樣不就變成: 糞 / 出來說清楚吖你?!

啊 ~ 一整個弱...









村姑不種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