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經濟破滅的壹九九零,百業重挫的日本,熱錢不再的「平成」景氣。

「小町通」,那是個位於鐮倉車站附近的普通胡同,龍蛇聚集的街道巷。

出太陽時,各家晒在陽台上的衣服,都給遮了半邊天去,抬頭可見你家的褲襠、我家的布団隨風飄揚繽紛隨意。

報販騎著腳踏車,挨家挨戶寒暄,推銷來月的訂報,好回去交差。

巷子不大,住戶卻不少,人多的地方就有商氣,鄰近大條道的彎口開了幾家雜貨店、藥局,還有一家名叫「花仙」的和式酒吧。

老闆「晴川 哲也」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嗓門。疑心病重,半個草莽,腦子長在拳頭上的粗漢。

聽說以前家境不錯,念過點書,卻愛玩成性,跟現在的老婆「靜乃」就是在招待所認識。

鄰人們平常閒著沒事,黃昏時刻喜愛去「花仙」喝兩杯,依著老闆娘的好廚藝,做些桌邊菜,怎麼吃怎麼香,酒也好入喉,也能順便飽肚子。

哲也人雖豪爽,他的壞脾氣卻著實讓人懼怕幾分。唯一能見著他的溫柔細膩,只有那位年近五十,風韻猶存的老闆娘「靜乃」。

自從玲奈來了店裡,哲也對待玲奈的態度也總是有一股微妙的情愫,說不上來是什麼,但某些時候見不得玲奈受那些爺們輕薄而出頭斥責,「靜乃」也是看在眼裡的。

倆人恩愛,子嗣卻少,「大木」是獨子,香火單傳。

正值方鋼,卻老跟圓覺寺那幾個假和尚混在一起,覺得身為酒吧店主的兒子丟人現眼,死都不肯成為花仙的繼承人。

拜遠從山梨縣來投靠晴川一家的「伊藤 玲奈」小姐調酒手藝所賜,酒吧生意絡繹不絕,不少客人都是衝著年輕的玲奈而來,一句輕輕的問候,就能療癒一堆粗老爺那鎮日忙碌疲憊的心。

店裡的營業時間雖然沒有拖的很晚,但玲奈這陣子比平常早起,卻也引起了老闆娘的注意。

平常除了工作以外沒什麼休閒娛樂的玲奈,最近似乎有什麼好事,臉色紅潤了些,也開始會稍稍打扮自己。

 

***■***■***■***■***■***■***■***■***■***■***


「玲奈,最近有什麼好事嗎?!好像比平常要早起哩?!」

「呃...沒有啊」

「妳知道我把妳當女兒看待吧!?有什麼心事可以跟我說說啊」

「好..好...,我知道了」

自從來晴川家幫忙,幾年了都還沒休過一天假的玲奈有些誠惶誠恐。


倚在自家小雜貨店旁,端著杯黑咖啡的吉田大嬸,饒富趣味的看著不遠處倆人的互動,眼裡帶著一絲不明的氣味。

這種巷子裡的八卦,全建築在吉田大嬸這種人身上,開店賣的貨雜,沒事眼珠兒骨溜轉,心思也雜。

「嗯...接近响午沒啥客人,要不去晴川家串串門子?!」吉田大嬸擱下了咖啡杯。

索性鐵門拉了,屁癲屁癲地直往花仙走去。


***■***■***■***■***■***■***■***■***■***■***


人都還沒踩到門檻,就響起一陣熱絡的招呼聲:

「哎呦~還以為是誰哪,原來是吉田大嬸您啊」

「誒誒,我來看看妳家搖錢樹玲奈來的,沒事沒事」

「這樣啊,她在裡頭忙和哩,您這等會兒,我進去叫她」

「誰!?吉田大嬸找我!?」正在敖煮六條麥的玲奈,一頭烏黑秀髮俐落地紮在腦後,擦了手,趕忙走出來。


吉田大嬸手勁一扯,玲奈被她拉得踉傖,險些跌倒。

「快給我說說,妳最近早上故意等在電線桿旁的那位小伙子是誰啊!?」

「沒..沒有啊,只是剛好遇見而已。前陣子我手燙傷能快速復元,多虧鐮倉醫院的風間先生他細心治療,都還沒來得及好好謝謝人家呢」

玲奈嬌俏的小臉抹上一朵彩雲。

「風間先生!?那小伙子是醫生!?挺厲害嘛妳,放餌釣大物啊」

「噓,吉田大嬸您別大聲嚷嚷啊,這事兒我不想讓老闆和老闆娘知道,妳也知道晴川老闆那脾氣...」

「誒,行了行了,這事我不說,但作為交換條件,妳得隨時給我更新近況啊」吉田大嬸一抹賊笑。


這時倆人並沒發現拉門後的老闆娘,正趣味興興地張大耳朵聽著勒。


老闆娘待吉田大嬸離去,本想拖住玲奈問個仔細,踱步來回想了想,還是硬生生把問題給擱進櫃子裡。

一來是怕誤會玲奈的心意。

二來要是自己偷聽的事傳了出去,名聲也是不太好,都說老了面皮薄。

反正吉田大嬸看著,有什麼風吹草動,那支大喇叭鐵定是即刻放送,靜乃心裡拿定主意,想想也就作罷。

 

***■***■***■***■***■***■***■***■***■***■***


這樣清水長綠豆的日子又過了幾天。


忽聽前院一聲關門巨響,晴川老闆氣喘吁吁跑進來。

「玲奈在哪呀~鐮倉醫院派了人來,說要商量忘年會的菜單,妳過去幫忙拿個主意,我還得去趟藤沢市」說畢,咕嚕咕嚕灌了一杯冰水,又飛也似的奔出門。

「喔喔,好,我馬上過去」玲奈抓了菜單、酒單就往路口跑,也沒看清是計程車還是私家車,伸手便攔。


「咦!?這..這是玲奈小姐沒錯吧,哇~想不到會在這遇見妳」

「呃..風間先生你..你好」玲奈尷尬的想鑽了洞裡去,怎就這麼巧遇上風間先生,一邊說一邊又把帽簷拉的更低。

「玲奈小姐急著上哪兒去呀!?我順道載妳行了」風間先生喜滋滋的邀車。

「啊,這怎麼好意思,要上鐮倉醫院呢,我還是站個三分鐘攔輛計程車」

「別跟我客氣,反正我也正要上班,就別再推辭,上車吧」風間先生手腳快的已經來到另一邊,紳士地將車門打開,請玲奈小姐入座。

 

***■***■***■***■***■***■***■***■***■***■***


悠轉了幾個紅綠燈,鐮倉醫院不出一會就在眼前。


「謝謝你送我一程,該怎麼回報你才好呢」玲奈按耐住心中奔騰的小鹿,故作成熟的開口。

「這點忙稱不上什麼,要不這星期日陪我去{茶寮 風花}喝杯茶?!」

「好呀,茶寮手工製作的甜栗餡兒兔子饅頭很有名呢」玲奈一口答應下來。

「那好,就這樣說定,星期日我到花仙接妳」風間先生說道。

 

***■***■***■***■***■***■***■***■***■***■***


站起來看看牆上的時鐘,瞧我這大意,也沒約是早上還是下午,這可怎麼辦好,打去醫院找,又怕打擾人家,哎。

正當玲奈不安地又是拉拉裙襬,又是往門外張望時,晨煦灑落的陽光將玲奈的身影,溫柔的印在刻了花的木門上。


茶寮


「這藍色格子小洋裝真能襯出我們玲奈白皙的膚色,妳在這等等,我進去拿個東西」老闆娘原想出門辦貨的,看見玲奈站在前院,於是靠了過來。

「老闆娘早,還得謝謝您送我這件洋裝呢,第一次約喝茶,我都不知該穿什麼好」玲奈害羞的回話。

平常節儉成性,攢了錢,全都悉數寄回老家的玲奈,為數不多的薪水,從不敢花在自個兒身上,總是為家人著想。

老闆娘掏出一副耳環,底邊垂綴著幾顆小碎鑽,像極星斗銀河,配上渾圓飽滿的珍珠,在陽光的折射下,七彩絢麗,煞是迷人。

「來,妳試試這副珍珠耳環」靜乃邊說著,邊幫玲奈戴上。

「當年在招待所時,客人送的東西,不值幾個錢,別推,妳收下便好」

老闆娘和藹的笑著,幫玲奈攏了攏掉下的幾縷髮稍。

「這麼貴重的禮...」感激的淚光充滿了玲奈晶透的雙眸。

 

***■***■***■***■***■***■***■***■***■***■***


「叭_叭_」門外響起兩聲汽車喇叭聲。

是風間先生來了。

匆匆和老闆娘道謝後,玲奈抓起皮質的斜肩包,拉了拉領子,兩步併作一步地跑出前院。

「哎,小奈喜歡風間先生的心意還真是藏不住啊...這可怎麼好...」

靜乃想起前些日子吉田大嬸說的那番話,心裡有些擔憂。

 

***■***■***■***■***■***■***■***■***■***■***

 

三個禮拜前。

「誒,靜乃,我想跟妳聊聊關於玲奈和風間先生的事」

吉田大嬸臉色有些忿恨不平。

「說吧,妳知道些什麼」靜乃撫著胸口,深深吸入一口氣。

「幾天前,老覺得身體不太舒服,就去了趟鐮倉醫院,想說那就順便打聽一下風間先生的為人,好歹玲奈就像咱家人一樣,多幫她注意些總是好的,沒想到,這一打聽不得了啊」

「醫院護士長和我是同村長大的好友,她說:風間先生是被之前的醫院開除兩次後,才輾轉經人介紹來到鐮倉醫院,聽說女人關係也不太乾淨,常出入一些招待所,身邊常見到幾個風俗孃圍著他打轉,我敢打包票,風間先生對玲奈絕對不正經,一定只想玩玩」

「妳..妳知道妳在說些什麼嗎!?這些事情玲奈知道嗎!?天啊,這可怎麼辦,吉田大嬸,妳聽好,先別跟玲奈說,這事我得跟哲也商量商量」

打發了吉田大嬸,靜乃隨即撥了電話給哲也。

 

***■***■***■***■***■***■***■***■***■***■***

 

「風間先生,謝謝你送我回來,今天過的很愉快,還有...關於你剛剛提的那件事...我會好好考慮,目前來說,我確實放不下晴川家,他們對我如同女兒一般,都還沒能好好報答老闆和老闆娘...」

玲奈一股腦的只管自說自話。

「嗯嗯,我懂,我還得回醫院工作,就不陪妳進去了」

風間先生靠在駕駛座上,若有所思。

「那...我可以再約玲奈小姐出來嗎!?」

「當然可以,只要不造成老闆和老闆娘麻煩,我是相當樂意的」完全是打從心底的高興樂意啊,玲奈心想。


正當倆人依依不捨時,遠處奔來兩個年輕人。


「你,風間先生,你下車,我家老爸有事找你」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晴川家不長進的獨子大木。

「怎麼對風間先生這樣說話」玲奈輕聲斥了大木。

「玲奈姐,妳快帶著這男人進去,他死定了,老爸下午回來一知道妳跟他出去喝茶,現正火衝腦門抄木棍等著他哩」

大木一副等著好戲上場的崽樣。


「沒事,正好我也想找晴川先生談談,走,我們進去」風間先生對著玲奈說。

「不行不行,你是沒見識過我家老闆那脾氣,他火一上來會死人的啊」玲奈死命拖住一副大無畏的風間先生。

輕拍了拍玲奈的手,風間先生把皺皺的外套稍微撫平,就頭不回的跟著大木走。這時玲奈跟在後頭,祇得心驚膽跳。

 

***■***■***■***■***■***■***■***■***■***■***

 

「你好,晴川先生,我_」

話都還沒說完,見面就先挨了一拳。風間先生嘴角滲出血絲。

「啊~~~」伴隨著幾聲尖叫,大家都慌了手腳,幾個人和老闆娘靜乃一邊死勁拉住哲也,玲奈一邊護住風間。

「你先聽我說啊,晴川先生,我對玲奈是真心的」撲通一聲,風間雙腳下跪。

「你,你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幹的好事,女人關係雜亂,還被幾家醫院開除,你說,我怎能把玲奈交給像你這樣的傢伙,今天要是不給老子好好解釋你接近我家玲奈是安什麼心,就別想活著離開這裡」

「好,好,晴川先生您先別激動,我好好給您解釋」生怕再挨著老拳,風間先生不著痕跡的退了幾步,小心翼翼地開口。


「我來替他說」從圍觀的人群裡,冷不防地蹦出這句話。

眾人朝聲音的來源望去。

 

***■***■***■***■***■***■***■***■***■***■***

 

「啊,是藤野醫生,不好意思給您見笑了,是說...您怎會認識這個王八蛋?!」哲也抓了幾下腦門,臉上寫滿問號。

「咳~呵,嗯..是這樣的...」藤野醫生掩嘴竊笑了幾聲。


「這小子是我學弟,醫界裡無人不知,是難得一見的天才型外科醫生,前程似錦」

「壞就壞在他這人心腸軟,禁不住家屬求情,總是冒著被吊銷執照的危險,常常幫幾乎沒有生命跡象的病患動手術」

「從鬼門關前搶回生命的機率雖高,但醫院方面卻不想擔負這種萬一出事,鐵定被提起醫療訴訟的風險,就心一橫把他開除了,直到他來到鐮倉醫院前的幾家院所都一樣」

「而那些纏在他身邊的風俗孃,事實上都是簽了器官捐贈的好心人,想著死後能藉著這樣的方式贖罪,風間醫生不過是幫她們做好健康管理罷了」

「換句話說,也就是在照顧那些即將捐贈出的器官...」

眾人聽到這裡,紛紛發出贊同聲。

 

***■***■***■***■***■***■***■***■***■***■***

 

藤野醫生的一席話,讓晴川先生聽完整個呆若木雞,除了懊惱自己不該對風間先生動手以外,更是熱淚盈框。

緊緊握住風間醫生的手,「對不起,是我誤會你了」。

「快別這麼說,其實我今天約玲奈出去,是向她求婚_」風間先生說到這裡,望向玲奈。

「呃...,老闆、老闆娘,的確像風間先生說的沒錯,但我沒有答應...」玲奈幽幽吐出這幾個字。

「自從我來到這裡,總是受著大家的幫忙和照顧,都還沒來得及回報這份恩情,怎能想著出嫁另築家庭呢,這事我萬萬做不到,就算再怎麼喜歡風間先生也是...」玲奈說到這兒,便嬌羞低頭不語。

聽了玲奈的告白,風間像是放下心中的大石似的,呼出一口氣,索性接著玲奈的話語往下說。

「其實我喜歡玲奈已經很久了...」

「自從來到鐮倉醫院,便常常見到她做些點心送來醫院,給長期住院的病童分著吃,還會陪著這些孩子唱童謠、念故事書,尤其幾個年紀小的癌童,玲奈更是常常推著輪椅,陪她們一路走到化療室,有多遠,玲奈口裡哼著的歌謠就持續多久...」

「玲奈的體貼,對這些身體承受極大痛苦的孩子,起了相當好的支持作用」風間先生滿懷愛意握著玲奈的雙手,以堅定地語氣訴說,他是如何一點一滴愛上玲奈,這心地善良的女孩。

 

***■***■***■***■***■***■***■***■***■***■***

 

隨著語音漸落,眾人也開始鼓譟:哎呀,晴川老頭,你就答應讓玲奈嫁了吧,人家好好姑娘家的,老是對著你這皺巴臉,少折騰人了不是,別耽誤一段好姻緣啊。


「別吵」/ / /

仔細聽著玲奈和風間說話的哲也倏地大喝一聲。


「我不知你怎麼想,反正玲奈我是讓她嫁定了」沒等哲也開口,靜乃溫柔的看了一眼玲奈,轉頭對著老頭威嚇的說出這句話。

這些日子裡,哲也那微妙的情愫,靜乃這下全懂了,那是一個父親對女兒愛的自然流露,倆人沒有血緣關係,也難怪看在外人眼裡,是疼愛的有些怪異啊,想到這裡,靜乃輕笑出聲。


「誒,我沒說不讓她嫁呀,只是沒想到竟然這麼早...」大老粗哲也像隻斷爪的螃蟹。

「風間醫生,我是粗人,先把醜話說在前頭,要我答應可以,但你得先答應我一件事」

「您說,我必當盡全力做到就是」風間正襟危坐。


「我答應過我拜把大哥的,會把玲奈當成女兒一樣的照顧,是捧在手心呵護的,一點委屈都沒讓她受過,你敢用生命保證,你能讓她幸福嗎!?」哲也緊握著拳頭,指甲幾乎崁進肉裡。

「我用生命保證,一定讓玲奈幸福,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委屈」風間醫生只差沒把心挖出來給晴川老頭鑑定了。


「風間醫生這句話在場的鄉親都有聽到」眾人紛紛點頭稱是。


「你聽好,這句話我只說一次,下次如果再聽到,只會在你的葬禮上」

靜乃瞪了哲也一眼,講啥瘋話呀這老頭。



「如果玲奈不幸福,我敢保證,老子。一。定。親。手。殺。了。你」












後記:

這篇文章是改編自日本電影【幸福的三丁目三部曲】之第三部「永遠的三丁目夕陽之1964」當中我很喜歡的一小段故事,坊間探討或介紹關於這部電影的文章很多,是相當受到歡迎的電影。特此加上說明,希冀不造成讀者誤解,違背了分享幸福的原意。

電影傳達出滿滿的究極小確幸,有興趣的朋友,建議先從第一部曲開始欣賞,除了濃厚的復古情懷,也會帶給你意想不到的收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村姑不種田㍿

村姑不種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SAKEI馬麻
  • 請問這位風間,小時候是不是蠟筆小新在向日葵班的同學呢?

    很棒的短篇小說!
  • 那位富家公子哥嗎!?XD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8/31 21:02 回覆

  • 喬小夫
  • 這是作為人父最強的必殺技啊!
  • 真的!!短短一句話就能安撫待嫁女兒心哪~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8/31 21:54 回覆

  • 浮雲
  • 恐怖小說喔?!
    這種女兒誰敢娶啊?
    結婚以後還有好幾十年要熬
    幸不幸福哪能先開支票
    這跟天要下雨一樣
    身不由己嘛~~

  • 免驚喇~只要不是娶玲奈都沒事(?)....=w=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9/01 09:26 回覆

  • 小綿羊
  • 幸福的小故事捏
  • 微笑。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9/13 06:39 回覆

  • pearl729
  • 村姑我好想念妳喔!!

    很喜歡這樣的小故事﹐慢慢的讀﹐邊讀邊猜接下來會如何﹐結果總是猜錯。XD
  • 謝謝可愛的珍珠小姐~❤

    寫的尚欠缺火侯,請大家多多指教嚕~啾~ <3 <3 <3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9/18 15: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