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一早,晨芳匆匆梳洗完畢。

「來不及了我得出門,晚點聯絡你」桌上,M男準備好的法式熱巧克力,上面飄了幾顆棉花糖,她端起來喝了幾口。

「有個會沖泡各式飲料的男友,還是能謀點福利~呵」她心想。

 

送了晨芳下樓,M男整理了昨夜的狂亂。

台灣的夏季,一早太陽就是要命地毒辣,滿身汗的M男索性放了缸水,準備好好泡個澡,神清氣爽地到店裡去。

「今天又有得忙了...」嘴裡無意識地咕噥著。

 

而時間就在打打砲,喝喝咖啡的閒適中渡過了幾個月。

M男也逐漸和晨芳的朋友熟稔起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晨芳瞇著眼,望著眼前閱讀中的M男,嘴角揚起了若有似無的笑意。

「......嗯..這傢伙心事藏很深吖...」

重複思囑著昨日M男在咖啡館講的話。

 

「我會照著妳的期望走,如果這是妳想要的結果...但是,別將任何存在的一切都否定掉。

 

「你一定要這麼悶嗎!?完全不能理解你昨天講的是什麼意思!?」晨芳翻著白眼沒好氣的說道。

「還有,在你回答之前,我想知道你抽屜裡那東西有什麼用途!?」

 

「抽屜!?什麼抽屜!?」

「少來~我明明看見了!」

「那罐東西到底是啥!?上次見你似乎想拿出來...」

「喔...呃..那罐是薄荷精油...」M男支支吾吾回答道。

 

「蛤?!薄荷精油!?拿它作什麼用!?」

「我不是說過,等妳準備好了,妳就會見識到那玩意有多棒!」M男聳了聳肩,隨手點了根菸,擱著,沒抽。

「我準備好了!」晨芳倏地站起,雙手叉腰。

這動作惹得M男狂笑不已,一把撈過晨芳,三兩下就剝個精光。

 

「等等!這玩意要抹在哪裡!?」

「現在就讓妳見識一下!」M男邊說,邊熟練地打開蓋子,把精油滴了幾滴在手上。

「感覺怎麼樣...是不是很冰涼,很刺激」搓滿精油的雙手,緩慢滑進晨芳的柔軟濕熱,待晨芳禁不住挑逗,扭蹭著雙腿,渴望他的巨大時,又滴了幾滴在晨芳手上。

「來..換妳,用妳的雙手讓它昂然彪悍」

 

這夜,淫蕩的流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鈴聲大作,不耐地按了接聽鍵,都還沒來得說聲 : 您好~ 話筒那頭已經飆來一陣咒罵。

「操 / 那個人渣,當初在一起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不是嗎~現在才來嫌是嫌怎樣?!」

我揉了揉疼痛的太陽穴,輕聲地回了句 : 中午出來吃個飯吧。

 

「操他妹的 / 他竟然說我奧梨裝蘋果?!」晨芳兩眼噴火。

「等等!妳們不是處的挺好!?一天到晚聽妳嚷嚷他床上功夫有多棒」我狐疑地看著她。

 

「是處得挺好,但妳也知道我不喜歡無謂地努力,裝模做樣迎合他有啥意義!?」

就在他發現我其實不刮腋毛的第二個禮拜吧,那賤男就已經開始若有似無地暗示我說:

「女生夏天總會穿的清涼些,好像沒有腋毛比較方便,有更多的衣服款式可以選」

要不然就是:

「誒,朋友賣韓貨,最近新進了幾款無袖洋裝,妳要不要去試穿看看,喜歡了就直接帶走,我再去結帳就好」

最近更是大喇喇地譏我:

「哇~妳看那女生~沒有雜質的弧度,從肩胛骨到腋下那半圓真美!~極品!」

「誒誒,妳看對面桌那穿無袖上衣的女生,剛剛紮了個包子頭好可愛~手抬起來說綁就綁」

 

妳看,這賤男明明拐著彎提醒老娘刮毛來著呀!

還有件事,我一直沒跟妳提,其實一開始我就注意到,他床邊的矮櫃抽屜裡有貓膩,為了尊重操他妹的隱私,老娘一直隱忍著不問,最近,他終於招了!

可是勒...老娘也被他這一招搞的命都去半條 /

 

「喔!?有這事!?快說來聽聽!」聽晨芳一講,搞得我八卦魂熊熊燃燒。

 

「吼,妳那什麼表情,我現在要很嚴肅的說這件事」晨芳沒好氣的給我一記白眼。

面對這大條新聞,誰能冷靜?

但在下,是見過風浪的,整了整瀏海,隨即正襟危坐。

 

「嘿嘿~很好奇他抽屜有什麼吧!?告訴妳,一罐薄荷精油」

「蛤!?薄荷精油!?」

「哈~跟我當初的反應一樣,但是,我問完就後悔了...」晨芳大笑一聲。

「快說吖妳!」不知道一堆人等著妳說嗎?!謎之音。

 

「他先把那油往我私處抹,又在自己龜頭下方溝槽那抹了一堆,老娘性頭正濃,看他熟門熟路,也就沒攔著」

「操他妹的 / 那晚上差點搞死我,從來都不知道薄荷精油可以凍傷人」

晨芳平時看似溫嫻,若情緒上來,總習慣一嘴粗口,誰都沒法攔。

「夏天熱嘛~一開始,冰冰涼涼覺得很不錯,挺舒服,經過幾次磨擦,天啊,我私處跟著火沒兩樣啊!!整個又熱又脹,那時還跟個豬頭似的:哇~M男好猛啊~把他吃奶的力氣都幹上了啊~我們就跟禽獸一樣搞了整晚」晨芳緩口氣,啜了口咖啡。

「結果,這下可好,老娘隔天完全下不了床,得來不易的全勤獎金,就這樣老實不動的還給老闆,那天過了中午,我私處還是又辣又痛,想想不行,急忙去掛了婦人科,結果妳知道醫生檢查完,說了啥嗎!?他老人家說咱們拿辣椒搓陰道了是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衲整個瘋狂笑抽。

 

「停!妳以為看過醫生搽藥膏就沒事了嗎!?我那時想,老娘都痛到哀號飛奔掛號了,他大爺怎像個沒事人似的!?」

「那天等他回來,立馬問了他:誒,我今天下面又熱又漲又痛,跑去看了醫生,你怎麼一點事都沒有!?」晨芳滿臉問號。

 

「所以我說:準備好了再告訴妳抽屜有什麼啊~誰讓妳那麼心急」M男完全不把晨芳的疼痛當一回事。

「老實告訴妳吧,我就是喜歡那種磨擦後熱疼的快感,我幾任女友都是這樣弄的」

「一開始不告訴妳,是怕嚇跑妳,還真以為我當妳是寶啊!?」

M男不知抽啥瘋,毛起來開始數落晨芳。

 

「妳老實說說吧,冬天是不是連圍巾都不需要,我看妳那毛量拿來織一織圍巾,整村人都暖了是不」

「一開始發現妳的腋毛時,我竟以為妳是什麼聖女勒,還自己腦補地覺得:嗯~能堅持留著腋毛的女生,應該感情也有潔癖,也許能戰勝薄荷的威力,跟在我身邊久一點,沒想到妳不過就是個蠢B淫貨 / 別以為我不知道妳跟我上床的同時,還同時跟幾個男人聯絡,今天大家就攤開來講,要嘛繼續,要嘛乾脆一點直接分,話就到這兒,妳選吧」

 

「馬的 / 那賤男就是這樣大喇喇,不要臉地跟我攤牌,老娘不過是問他雞雞有事沒事而已耶」講到這兒,晨芳也不是省油的燈,眼淚都沒見個子兒。

「所以,妳怎麼回答他!?」為了避免對晨芳造成二次傷害,試著不帶任何語氣。

「妳還不瞭解我嗎!?他以為我會像其它女生一樣,哭著求他,結果他只收到我一句」.....

 

晨芳嚥了嚥口水,幽幽地吐出:

「還好你先開口,否則我都不知該拿你怎麼辦才好,知道為什麼每次做愛時,我都拗著說要開燈嗎!?」

「呃...為什麼!?」

「哇,你還真問啊!?」晨芳冷笑了幾聲。

「不開燈誰找的到你雞巴到底在哪裡啊 / 幹」

晨芳說完,甩門就走。

留下一臉白綠的M男。

 

「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豎起一根大拇指,老衲極力忍著身體不住的笑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仔細想想關於吾友晨芳,事實上,不太容易搬到檯面上講,怕文字敘事功力欠佳,導致看倌誤會隱藏在字裡行間想表達的感性。

甚者,更害怕若引起某些誤會,類似【啊~那傢伙和那傢伙的朋友都是變態】之類的聯想,那藉著此文來紀念青春、紀念過往的美意,好像又被逼著偏離軌道。

(咳)好吧,我只是不講嘴巴癢,說出來大家分享罷了,沒那麼多偉大情操。(聳肩)

 

寫完這篇文時,老衲眼框含淚...

多虧了晨芳,那年的夏夜,多彩的煙花,於是綻放。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村姑不種田㍿ 的頭像
村姑不種田㍿

村姑不種田㍿

村姑不種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