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位從小一起長大的閨密,我們分享很多生活上的瑣事。

她自小家境不優,甚至有些窮苦,導致她很年輕時就在富貴大戶裡頭幫傭,那種大家俗稱的「食母」。

她長的清麗淡雅,做事也算伶俐,還有些小聰明。

雖然家裡經濟環境不盡理想,令人意外的,她的雙親其實教育程度不差,好歹都是專科畢業,這樣的學歷在那年代來說算有個階級了。

也或許拜雙親鞭策所賜,她身上總會流露出些許書卷味。

父母幫她取了個字面頗優雅的名字,叫「春浣」(浣腸的浣),我喜愛用小名稱呼她,總叫她小浣。

那天下午我們約了見面,她說最近有些煩心,想找人倒倒垃圾訴訴苦。

到了咖啡廳,沒等侍應端來她愛喝的焦糖瑪奇朵,就一股腦兒開始發泄 : 「我最近工作的那位馬蛋,真難侍候,對下人苛薄也罷,在人前裝一副大家閨秀,說話客客氣氣,一副道貌岸然的死樣子,私底下根本就是滿口的七字箴言,三字經,稍不如她的意,就是一頓軟鞭子」。

前幾天不過是說了些青菜蘿蔔豆粑般的小意見,竟被她拗進了地下室的小黑牢,夯不瑯當被關了好幾天。

但因為不是第一次被她鎖進那小房間,這次我倒是坦然,她嘴雖賤,倒不致於動手動腳,我也就安心的待著,其間還有小強、胖虎、阿珠、肥蟑跟我作伴,每晚聽牠們唧唧喳喳,一點恐懼感都沒有,反而歡樂,我稱牠們為獄友,大夥互相扶持著嘻嘻哈哈渡過黑牢時光。

小浣接著又說:「那位馬蛋啊~自我感覺良好似乎上了癮頭,聽不得人家的意見,像是太后般的淫威鎮八方,一干人在她身邊只能哄著她捧著她讚美她,說不得一句反話,免得被她轟到九重天外去」。

上次聽她瘋罵一個老太太,那股氣燄之囂張,看得路人直搖頭,我這下人跟在她身邊簡直丟臉丟到不知藏哪去。

接下來幾個時辰都聽著小浣敘述瘋狂的馬蛋事跡。

趁她喝水順順氣,我拍了拍小浣的肩,說 : 這馬蛋個性太極端,人前人後兩張臉,根本是個不折不扣的賤貨來的。依稀記得妳上次提到馬蛋家給薪頗豐,且家裡往來的不乏名人,所以也常有一些八卦小道可撈?既然如此,妳斷然沒有離職的必要,要不我來給妳出出主意,讓妳待的踏實些如何!?

小浣聽完猛點頭,拉著我手嚷嚷要我快說。

整了整喉嚨,咳~

其實呢,這世上有一種人,叫【除了老子你他妹的全是蠢貨,你們活該犯賤活該被噴,你們就只會互相取暖自慰像個小孬孬】。

先別管她那強大的自我感覺良好從哪來,這樣的人在我眼中,根本就像隻蟑螂,踩都踩不死、滅都滅不完,且靠著鬼般堅強的內心小劇場,積極存在於每個人的周圍,你我的生活圈,且因為數量過於龐大,以至於無法全數捕獲,就算想盡法子擊倒她,最終她都會靠著無比不要臉的意志力站起來,更奇怪的是,這類人往往手中握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旁邊不乏有人老巴著她想撈點好處,久而久之就養成她自我感覺良好的強大心智。

既然無法擊倒,那想點法子見招拆招總行吧~!?

為了讓大家一讀就上手,文字會盡量用的淺白些。

 

_當馬蛋說 : 【你他妹的啥小都不懂,連我腳趾頭都比你行】

其實馬蛋遇到不如己意又溝通無效的鳥事時,通常都會陷在我最聰明我最棒的無盡迴圈。

例如 :

「懂什麼啊你!什麼都不懂的人在這放什麼屁!要不要去圖書搭個帳篷長期抗戰啊!?看你的腦子不住個一年半載怎行啊!?」

或者 :

「等你拿的出來像我這樣華麗的人生經驗再來發表意見喇~不過我很懷疑你看不看的懂字!?」

亦或 :

「不過念過幾本書也敢跟我叫囂,亦舒全集你看過沒?!怎樣!?老娘就是她的分身,沒看過就滾遠一點,有多遠滾多遠」

這時候因為你聽不懂她的邏輯,她就會認為你有語言障礙、閱讀障礙,這樣無止境的一來一往只會陷入死胡同,你那綠豆大小的自尊心轉眼就被馬蛋殺得丁點不留。

其實講這些話時,馬蛋的腦子裡只有一個畫面 :

 

「我什麼都懂什麼都知道,你們這群地球上的廢渣給我跪下,快說我很棒」。

 

所以,就算那當下聽到猶如從人體糞坑飛奔而出的字,把你整得超難過想自殺,拜託你千萬別往心裡去,因為不管馬蛋說了什麼,那都只代表一個意思,就是 : 「我什麼都懂什麼都知道,你們這群地球上的廢渣給我跪下,快說我很棒」。

但如果你不理睬她,她又會認為你不受教,果然是個聽不懂人話的傢伙,是廢渣。

不管你心裡怎麼想,甚至在腦子裡巴她兩萬下都無所謂,要讓這事落幕,你一定得表現出一副你很崇拜她的樣子,快大聲跟她說【她很棒】,她爽了,也就會安心窩回她的小宇宙,比逗隻蟋蟀還管用。

 

_當馬蛋說 : 【啊~我真是個文藝骨子,我寫的文章吐出來的字最特別,這世界上誰比我有個性】

文藝嘛,吟詩作對總是有的,寫寫文章,作作小手工,塗鴉畫畫兒,馬蛋什麼沒有時間最多,花個一天半响作她愛作的小玩意。當她展示成果時,你若眼神像條死魚樣,難保她不哀嘆個兩聲 : 「我的創作太特別了,普通人不會懂,要我說啊~這次作的真是沒得嫌」

這時你該怎麼接話!?別說我沒提醒你,就算那東西不入流,糙的很,為了你的好日子,不要被關黑牢還挨軟鞭子,左劈右刮,你絕不能據實稟告,誠實不適用在這响口。

她期待的只有一句話 :

 

「全世界我最特別,你們都得寵著我膩著我,你們這群地球上的廢渣給我跪下,快說我很棒」。

 

但你也不能回答太好,太有意境的字眼,她見獵心喜,說不定往後她又找人肯定她自己,她第一個想到你,來往幾次就會露餡,危險性太高,還是低調點保平安。

光學這兩招,小浣你日子是不是就好過多了,小浣聽了猛點頭,直問,誒~好姐妹其餘的也快說說啊~

 

_當馬蛋說 : 【想當年我家道中落,還不是卯起來自學上進,我今天有什麼都是自己拼來的,你們懂什麼叫作苦嗎】

那不得了的優越感,全世界只有她苦過的傲人往事,動不動就會拿出來說嘴,在她眼裡別人都包金子出生就是了。

「你上大學有屁用,這東西其實很容易啊~沒那麼難啊~老娘閉著眼睛都能做出來」

「這群廢物哪兒來的啊!?今天垃圾車沒來過嗎!?」

諸如此類,當你聽到想反駁想理論時,馬蛋反而會收起滿口髒話,故作淡定地說 : 「跟你們說話是浪費時間,我要看書去了,書才是我生命的糧食」揮揮手,不帶走任何一片垃圾。

抱著滿手書冊的馬蛋,她心裡想的還是只有一句話 :

 

「上大學有屁用,你們這群念書沒我多的廢渣,快點崇拜我,給我跪下,快說我很棒」。

 

這時你只要低頭小聲,略帶懺悔最好有點淚光的語氣說 : 「從今天開始,我要追隨馬蛋看的書單,我也要變得跟馬蛋一樣有氣質」,這樣一來,你就解脫了,也不用怕馬蛋會隨堂測驗,因為平常很閒的馬蛋,覺得遇到麻煩時,會說自己很忙沒那麼有空管這些不相干的廢渣。

 

_當馬蛋說 : 【你這 loser,你根本不是個咖,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回家喝奶去吧你】

若有人是天生的批評家,那馬蛋絕對是天下第一賤嘴,號無雙,為什麼普通人批不贏馬蛋,讓我告訴你,孩子...別傻了,早點回家睡覺吧,人家馬蛋是用生命在批判啊~跟你這凡人完全不在一個級次啊~!!!

「你算什麼東西,你算老幾,就這點墨水還敢拿出來炫耀,整把火燒了都嫌麻煩」

「笑死人,那樣也算個明星!?牛皮紙袋釘釘穿出來都比你強」

「那餐廳師傅煮的菜也太普通,不像我香料調味該煮的該燉的一個步驟都沒少過,要我開隔壁,你不倒才怪」

通常大家會覺得馬蛋有話直說頗率性,若是有人反駁,卻免不了哀一頓刮,那是因為馬蛋腸子不拐彎的,有什麼吐什麼 :

 

「老娘不想知道你們這群廢渣的想法,他妹的都給我閉嘴,我說的才是真理,全都給我跪下,快說我很棒」。

 

要制止馬蛋無止境的批判,只能搶在她前頭,把話題結束掉,說 : 「真期待哪天幸運能吃到您親手煮的料理,那絕對比上天堂還值」,她爽了,這話題也就結束了,你又平安過了一天。

 

_當馬蛋說 : 【這拜金的王八蛋,我就不信你會多孝順,你娘躺在醫院都不聞不問,嘴是被耗子吃了還是怎樣】

偶爾心血來潮,還是金環日蝕時,雖然她平常都說自己腹黑,雞腸鳥肚,不常攀爬道德這座山丘,事實上,她大多是乘著飛揚的熱氣球從天而降,站在山頂對著宇宙釋放超標的道德感,當時機正確時,她會率領著千軍萬馬和她一同奔馳在道德的草原上,獵殺任何違反天擇的動物,舉個例子來說 :

「像你這樣污辱國格的人渣,你他妹的到底是不是台灣人啊!?」

「你這樣叫做侵犯隱私,台灣之所以不強大就是因為你們這群廢物」

「你憑什麼教訓我,我不要跟你說話,你媽當初一定是扔錯了把你這沒腦子的胎盤養大了」

聽到這樣的辱罵,你非但不能動氣,還得打落牙齒和血吞,為什麼!?因為馬蛋心裡想的只有一件事 :

 

「我幹嘛要跟你解釋,老娘就是沒錯,你能把我怎樣?!你們這群廢渣,給我跪下,快說我很棒」。

 

你絕對是沒辦法跟馬蛋講邏輯的,她有自己的世界自己的價值觀,爭不過她的。

這時該怎麼辦!?

這還用問嗎!?

如此艱難的情況你還不躲邊兒去,就算想死也不用這麼整啊~

 

話說到這,小浣不住的點頭,若有所悟的說 : 沒有邏輯的人做什麼都毫無道理,面對別人的反抗爭吵也沒有什麼壓力。

不管對錯,她們總有辦法把它轉為人身攻擊,視為非善意的溝通,最終再以受害者的姿態,婉轉的出現在她來往的人面前,一但掐中要點,牽涉某些道德問題,又會開始如同海嘯般的謾罵與抹黑。

與其說是和當事人吵架,倒不如說想吵給圍觀的人或是支持者看,若不想被牽著鼻子走,最終途徑只有沈默一途,若無法一次擊倒她,何不沉著點,好好養精蓄銳兼看戲!?

和小浣互道再見,衷心希望她的食母之路能走的順暢些。

至於賤貨馬蛋,何必白費功夫去質疑她的處事邏輯,就讓她安安穩穩的活在金剛不敗小宇宙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村姑不種田㍿

村姑不種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孩子的媽
  • 每個辦公室必有斃蛆...
    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有斃蛆聯盟
    相互研討...不然怎會越來越強盛!
  • 賤貨一般是團體作案的,有個帶頭的,旁邊幾個敲邊鼓,明著大家眼中是女神形象,實則當著婊子立牌坊....=w=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6/28 08:15 回覆

  • 楊小蝦

  • 文章很精采,
    2F 的爆料也好精采啊

  • 此文永久無恥度/求各類超展開~!!XDDDDD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6/28 08:21 回覆

  • 小島
  • 太深得我心了~ 這法子我要借來淡定用~
    害我笑到鼻涕眼淚齊噴啊,可憐的鍵盤...
  • 賤貨凌虐餘生的妹子

    讓偶棉一起手拉手

    演出原地滿血復活記

    起來!

    起來!

    起來!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6/28 08:30 回覆

  • 伊鳳
  • 原來如此 安安用心良苦 碼但 碼但 我布要當碼但 我不是
  • 孩子...泥嗑了藥才來的嗎!?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6/29 19:38 回覆

  • Julia
  • 這算是自我感覺良好嗎^^
  • 這神般自我感覺良好的能量,已經強大到收復對岸失土還有剩...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7/01 11:06 回覆

  • 一甲子
  • 人有自信到這種程度 也算是種病了。

    自卑放到極大的自我感覺良好。(負負得正啊)

  • 精辟。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7/03 16:24 回覆

  • Elaine
  • 哈哈~~某種程度上~把馬蛋~捧上天~然後自己就會無後顧之憂~XDDDDDD

  • 理論上是醬,但有些人天生作不來噁心事吖~XDDD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7/03 16:25 回覆

  • 悄悄話
  • Singing
  • 只有"維多利亞的秘密"模特兒們,才敢說自己的腿長得沒有盡頭吧?
  • 她棉的乳浪也晃的沒天沒理.......(遠目)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7/04 16:33 回覆

  • 浮雲
  • 我是長工
    等一下要幫馬蛋劈材了
    大粒汗珠滾下來
    流進三角肌肉凹槽裡
    馬蛋一高興
    說不定會幫我舌頭舔汗
    村姑趕快說我很大!


  • 呃...味兒重了些~除此之外,還不錯~=w=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7/10 07:51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訪客
  • 太噴飯了!!
  • 紙巾/遞~搽搽吧...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9/17 17:4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