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H先生的故事之前,我想先鋪陳些背景...


一位肌值優,長相頗帥氣的運動型男一直在球門前十二碼逗弄著一顆球,蹭過來...又蹭過去...

這時旁邊經過一位美眉,駐足了會兒說:你到底射不射!?

肌肉男: 射裡面嗎!?

: ..............。


二十年前的渾沌夏天,雞飛狗跳地校園生活,就此轟轟烈烈的展開。

在這個大草原上,動物們開始了發情的季節。

當年鄙人在校園裡的作用,聰明人一眼便知,那如同清潔工具般的存在感,集團周圍的邊緣人。

偶爾寫寫沒什麼人投稿,所以每投必中的校刊;幾乎都安排在中午吃飯時間前,根本沒人想參加的作文比賽,被派去充人數,一邊墨跡還得一邊對抗無力招架的飢餓感,天曉得是用了多大的努力才阻止自己的賤手沒在格子紙上飆出:【幹/放我去吃飯】;因為無聊去幫忙社團活動,說要畫圖,竟然就默默畫出個大號侏羅紀迅猛龍,佔了幾乎整面牆...就在我洋洋得意時,被告知總幹事他老人家要的是花草鳥蟲。。。呃...蟲...

除了做些路人擅長作的事,鄙人的學生時代根本沒啥能拿來說嘴的,更別提戀愛這東西離我有多遙遠...

鄙人的感情空白,不代表別人也是一樣,H先生就在這看似和平的小日子裡瞞著大夥和I小姐陳倉暗渡。

是說,因為我對女方一點印象都沒有,只好略過H先生這段維持了頗長時間的感情史,自動屏蔽評論功能。

當年H先生跟我雖然是同班卻幾乎沒有連結點,大家各有各的玩樂圈,碰巧在下又是那種學生時代大家都很痛恨的類型,明明對著黑板的眼睛怎麼看都是失焦,在各大舞廳的Lady`s Night出現的機率比在課堂高,仗著身強體壯沒日沒夜地瘋狂玩樂,偏偏考試不作弊還能天理不容的高分飛過,除了某科因為八字犯沖被死當了兩年

由於家境拮据,佬杯繳完水電費,佬木去菜市場多買了幾根豬骨給家裡的一干犬類後,就沒什麼錢能滿足在下的物慾,但對我來說,這一點都不悲哀,因為蠻想相信些什麼的在下從來沒篤信過任何宗教,唯獨可以從內心發出的【信念】。

就這樣,我更堅定了打工救物慾的強大信念,不知人間疾苦的傢伙,絕不可能踏實的活著。於是學生時代也就成了個不折不扣的打工狂,開始自給自足後,能翹的課就翹,能代點的不放過,能早退的一定開溜,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社會向上勞動青年。

偶爾H先生會因為考試或交報告這種攸關性命之事和鄙人暫有交集,但也不到坐下來聊心事的地步通常都是聊報告一份多少錢,只記得工作內容、報酬的鄙人對他的感情生活完全一點興趣都沒有。

青澀的學生時代,就在換了幾次老闆,翻了幾頁存折,和宿舍守夜的教官分享幾部描寫情色頗露骨的耽美小說之中,潺潺地渡過了。

畢業之後,大家各奔前程,砸錢出國深造的有,考試運好得不得了,於是考上了就繼續念的有,執教鞭的有,立刻就業賺錢貼補家用的有,家大業大老子叫你接就接不繼承會被斷腳筋的有,不知道死哪兒去的有,乾脆回家魚肉貢獻鄉里的有,各行各業形形色色。

或許有些人不太明白傳說中的【同窗會】存在意義,畢業就搞失憶,大家各走各的還聯絡個屁,尤其經過若干社會經驗,那初生之犢的清澈友誼又更加隱晦了起來。

但藉著有心同學的推波助瀾,實現這難得的聚會,大夥排除萬難攜家帶眷前來參加,期待的絕對不是只有喝喝啤酒摳摳腳皮這麼簡單。

已經畢業了一個白堊紀的現在,真的有人是衝著{我們一生一起走,友情多美好}這屁話去參加的嗎!?

不瞞您說,我想去同窗會的理由,其實很邪惡,只是為了想確認原來大家都好不到哪裡去,知道一切照舊,那我就安心了。

這世界上沒有人會把比自己帥比自己美或者比自己優秀的人當作同類的,這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天性。

雖然媽媽都有告誡過,絕不可以敵視外表和我們不一樣的傢伙,但當你面對一個強大不可知的對象時,用來掩飾內心的恐懼感,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仇視,一種帶有嘲笑意味的仇視。

當一個人像個神經病似地越笑越大聲,還加上手舞足蹈時,表示他心裡早就怕到閃尿剉青賽了。

但人都來了,就順便看看誰成了皮笑肉不笑的油條王八蛋,梳著西裝髮油頭,一見面就忙著寒暄作揖還邊順手遞上名片,經過社會洗禮,從稚氣少年變身油裡油氣中年郎,蚊子不小心停在他臉上都會尖叫哎呀~滑一跤。

又或者當年的西瓜皮農村少女,竟搖身一變成了時髦都會女郎,當年最不可能結婚的傢伙,竟接連生了一牛車來增產報國,試想想,能親眼目睹這一切驚人的變化,不就是參加同窗會最大的樂趣!?

話說回來,不是每個人都如同在下一肚子壞水,也有沉溺在老同學老朋友氛圍的好人,彼此講的笑話依然聽得懂,往右邊一扯連打開啤酒拉環的習慣都始終如一,過了那麼多年還是很聊得來。

大家留下連繫方式,相約明年此時再聚首,H先生的愛情肥皂劇就是在這樣美好日子裡驚愕的發生。

舉辦同窗會的日子到來前,在下的FB訊息窗突然噹地一聲。

唔...H先生!?

欄框裡跑出一行字:

-----這次同學會,我準備在大家面前向現任女友求婚!-----

倒抽一口冷氣,這...這..這是在跟沒辦法參加這次同窗會的我商量嗎!?

-----恭喜~!需要我幫你作什麼嗎!?-----

-----我希望得到大家的祝福,但想先保密!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沒問題!大家挺你!!-----

語畢,H先生傳了女友照片。

嗯~是個可愛女孩~

(天曉得,老娘又不認識她,這時也只能稱讚可愛了...冏)


過了幾天。


FB訊息欄又無預警跑出幾個字。

一看,是H先生。

-----我們吹了...我沒辦法跟她求婚-----

喔~天啊~這是要跟我聊房事嗎?!老娘沒這麼開放啊///

-----呃...發生什麼嗎!?-----

-----我發現,我比較喜歡我前女友-----

-----幹 / 你知道你在講什麼嗎?!-----

-----我想跟我前女友求婚,但我很擔心不會成功-----

-----你這連自己心意都搞不懂的混帳東西,別兩邊都失去才後悔!-----

-----我知道,我確定了,我愛我前女友,你可以跟她談談嗎?!-----


面對H先生的請求,我並沒有回覆。


在一段關係之中,常常會因為某些事而改變了彼此愛情運行的軌跡。

一系列微不足道的變化,當下或許沒有任何感覺,然而經過了若干時間的沉澱之後,才會發現,原來當初的那個決定,影響了這段愛情的結果,甚至是未來人生的轉折。

完美的愛情裡,有默契的倆人並不需要經常確認彼此的愛是否存在。

那是一種不用說出口,也能在心中默默地往下紮根,像高爾夫球場的百慕達草,質感細緻,抗寒,抗病,耐踐踏,一種微小但確實的信念。

丟掉的東西,拼了命去找,也許有那麼一絲機會能找回來,如果不能,也或許能買到一樣的東西,質量不變,功能不變。

只是你一旦丟棄,就或許再也找不回來的東西,就是愛情。

愛上的瞬間沒有道理可循,當愛離開,也不會有理由,不愛了就是不愛了,一旦轉身,就不想再面對。

也有可能輪了一迴才發現,原來離開的、丟棄的、最平淡的、最初的、最痛的、最卑微的、最不屑的竟是自己最想要的。

無奈時間不會回頭,說了今生不再見的倆人,早已走到連背影都認不清輪廓的那麼遠。

有的人拼了命尋找,有的人拼了命逃跑,有的人究竟是尋找還是在逃跑,他自己都理不清,更別說誰來就能看的清。

如果他只是愛上一種生活方式,而這種生活方式恰好需要有個人來填上他畫好的位置。

既然如此,對他來說,這個位置填上的是不是妳,也就不是那麼重要了,對他來講甚至不代表任何意義,最可悲的愛情莫過於此。

合理的範圍內,勇敢追求自己想要的愛情不是什麼不光采的事。

好過滿腹的偽善,想要什麼不直說,藏著掖著嘴上嬌羞著,那副扭捏模樣才真是叫人擰到心裡頭去。






如果現任或前任的妳能有幸閱讀此篇文章,並讓妳略微舒心,作為這些字的回應,那也就足夠了。

我認識的H先生不是妳認識的那位。

而現在守在妳身邊的那位H先生,我相信他絕對全心全意地愛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村姑不種田㍿

村姑不種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喬小夫
  • 先插頭香再來看了!!!!!
  • 手指頭動得快是好事!!XDDDDD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6/16 19:42 回覆

  • 姬蝶
  • 阿~~遙想賺錢菸角慕的年代
    它是個好青年!!
  • (遠目~)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6/16 19:43 回覆

  • Elaine
  • 終於等到了......XDDDD

    那一句~~想確認原來大家都好不到哪裡去~
    讓我笑翻了 XDDDDDDDDD

    唉~~~H先生~真的是H先生啊~~~~
    嘖嘖~~放在手裡的不好~自己不要的比較好?
  • 標準的呷碗內看碗外。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6/16 19:51 回覆

  • 喬小夫
  • 愛情啊!若是有道理....這世界早就世界太平了,對吧!
    村姑晚安!
  • 只要兩性存在,這世界就不會太平。

    就算愛情變得有條有理也是一樣。=w=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6/16 19:53 回覆

  • Mola
  • 哈哈哈!

    是我想太多,還是你真的把"我們吹了......"做了新解?!

    別說開同學會了,光是聽你描述的H先生就讓我對他倒盡胃口了~
    我很不喜歡爲了自己的"風光",就要把所有半熟不熟的朋友一起拉下水的人,更別提要是連他自己都對那份愛情的堅定性有所懷疑,那幹麻拉著大家去淌混水啊??!!


  • 是偶想太多~~~(羞)

    感情事無法靠旁人解決滴

    H先生最近過的挺粉紅~=w=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6/20 08:33 回覆

  • Julia
  • 前女友...不會是村姑ㄅ...^^
  • 泥喝醉還素嗑了藥才來的嗎!?
    而且泥醬叫H先生情何以堪!?XDDDDD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6/21 14:26 回覆

  • 楊小蝦

  • 我好想講一句台詞喔超想講的給我講給我講!


    我講囉:可是瑞煩,我回不去了!你真TMD煩ㄟ!XDDDD

  • 吼~這梗最近真的是~~~

    最經典是PS隋棠剃光頭那張/笑到噴飯了根本~!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6/24 21:12 回覆

  • 訪客
  • 2012年我們SOP團隊回來了
    還記得去年的輝煌戰機嗎?連續21勝的驚人紀錄
    今年我們遲到了,是為了給大家更精準的分析推薦
    所以我們特別網羅了多位分析師,組成了更穩固,更準確的團隊!
    絕對給你精準又獲利的分析!
    http://www.wretch.cc/blog/sopwin168
  • 這麼會賺不享福去還在這留什麼狗屎廣告!?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6/24 21:10 回覆

  • 一甲子
  • 這H先生除非很多金...多到一伸口袋就掉出一紮千元大鈔 ( of course 以他這樣的智慧全身帶現鈔才匹配. ), 這樣也許會有一兩個智盲女 會考慮

    要不 先到日本找妳上幾堂兩性關係與婚姻康莊大道課後 再說吧! ! !




  • 基本上,H先生是個好人,感情有些糊塗罷了,理財倒是果斷。XD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7/03 16:16 回覆

  • Joanne
  • 村姑好久不見啦~
    請問當時H先生跟你聊時,他是處於"酒醉"狀態嗎?
  • 他有醒過嗎?!XDDDDD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7/03 16:17 回覆

  • 浮雲
  • 原來是真人真事啊
    看的出來H先生真的是急了
    現任的跑了
    就找前任當板凳遞補
    如果前任也沒了
    找村姑這知心的路人止血也合理
    我們啊...
    最喜歡那種談的來又可以略作心靈開導的異性
    如果又能盡情射門
    嗯...
    那就有頭臉去參加同學會了

  • 其實很有意思的,當我坐板凳的時候,常有人莫名其妙就先發了...=w=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07/12 09:46 回覆

  • 清官
  • 別人的感情事,旁人真的很難懂,就算當局者解釋再多遍也一樣,如果又被莫名寄與解鈴人的厚望,簡直比登天還難。。。
  • 的確是。

    村姑不種田㍿ 於 2012/10/15 13: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