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兒早上,豪野夫人興沖沖的跑來按門鈴~

(村姑家的富貴鄰居,豪野先生是日本第一號網球國家教練)

說想請我們幫個忙。

 

需要幫忙什麼,能力範圍內都可以。我笑著回答。

她:還記得上次跟妳提過地震後救出的動物,因為數量太多,需要義工協助幫忙照顧嗎!?

記得吖~需要我作義工嗎!?我說。

她:因為今天有一百三十多隻的保護犬(地震後在照護所待領的犬隻統稱)做了結紮術,需要有人餵藥注意傷口情況。

幫忙作【自宅災後動物照護】,時間約一週,為無償服務,飼料等等都要代飼主自費供應,妳方便嗎!?豪野夫人帶著懇求的眼神。

我看了看長工,似乎挺樂意沒啥意見、當下就一口答應豪野夫人的請託。

(反正是我照顧,也不會累到長工囧)

 

311地震後,很多原本有人飼養的動物,一夕之間變成無家可歸,有些飼主已經喪生於海嘯之中,有些飼主則因為寄住在親戚家或是臨時避難屋,因為衛生關係,規定不可飼養寵物,被救助在照護所的這些毛小孩,除了等待飼主認領之外,目前據說並無開放領養,且受難犬隻大多年事已高,也狠少人願意領養,但日本政府並無撲殺的打算,聽說半年後應會開放領養或由照護所無限期照料,除此之外,最需要的就是義工的幫忙照護,尤其這批剛施行結紮術需要餵藥並細心照料的毛小孩...

於是,昨夜這兩頭毛孩子在東京做了結紮手術,麻醉藥效退後,搭著運送車,就這樣浩浩蕩蕩入住村姑家了。

 

【10/25 第一夜】

剛到時,精神狀況頗佳,但不安寫在臉上,不時發出悲鳴聲。

米色拉不拉多叫: エル君 eru-kun 。男生、10歲。

米克斯名字叫: ヨル yoru 。女生。年齡不祥。

和 エル eru君 一起來的籠子太過狹小,拿了金貴婦的超大運輸籠讓牠使用,大概是遺留了金貴婦的騷,剛開始還挺抗拒住進有粉味的屋子哩。

帶去撇完條,換了新的水,這兩個孩子大概餓壞了,一下就把水喝光,索性再拿些零食給牠們撐撐胃。

毛小孩就是毛小孩,不過就一些零食、立馬讓牠們打開心門,開始學著信任。

第一夜,安靜的令人心疼,或許這兩個孩子長大的過程沒少過主人的關愛,一點都不怕生,適應的挺好也乖巧,除了太興奮又蠻力的エル君差點上演脫逃記...

另外,猜測 ヨル yoru 是月經剛結束就施行結紮術,因為那股腥羶味重的不得了、讓金貴婦很不安,也讓我有點頭疼,本來想說是不是幫牠洗個澡舒服些、可又想起照護所的交代:剛手術完,一週內都不能洗澡。

說真的、那味道實在重,點了薰香又噴灑了一堆空氣香氛,才勉強鎮住,心裡嘀咕著:還好天氣不冷,明天就讓她搬到庭院安身。

 

第一夜.jpg

 

【10/26 第二日】

原本擔心這兩個孩子會不會沒睡好,一早就狼哭鬼號吵著要出門撇條,沒想到非常安份啊!!XD

正當暗自竊笑這一週應該會過的輕輕鬆鬆大家開心,沒想到耗體力的事就來了...

這隻吃喝拉多的拉布拉多,簡直就是個野孩子!!雖然已經10歲,而且剛開完刀,真不知那股沙石車般的蠻力到底哪兒來的、完全沒在開玩笑的啊~

一個不注意,被牠一扯,左手無名指一塊皮就不見了///痛得我脫口飆出滄海一聲【幹】!!...

看來今後要帶 エル君 eru-kun 出門撇條將變成件苦差事...

豪野夫人有些擔心的看著不受教的 エル君,我笑著跟她說:一週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我會盡力讓牠變成悠閒散步的乖小孩~

是說,10歲才開始教育,應該不嫌晚...吧!?哈。

雖然個性魯莽,卻也不失牠可愛的地方、拉布拉多果然是名不虛傳,啥都能吃,啥都不奇怪,連餵藥這事也不用掰開牠嘴巴塞藥,放牠碗裡,三秒嗑個精光!!

 

エル2.jpg

エル1.jpg

ヨル.jpg

自宅照護day2-1.jpg

破皮、結紮術後消炎藥、犬用無鹽麵包

 

【10/27 第三日】新增

這兩個毛孩子大概是太久沒人對牠們好,一見我就嗚嗚嗚的哀號,彼此也會吃醋,互相開口狂吠。

因為 エル君 eru-kun 的爆衝習慣,在下實在無法一次帶兩隻出門、要是每個都跟金貴婦一樣乖,一次牽10隻也沒問題。

經過昨日的扯皮教訓,今天學聰明了、戴上工作用手套帶他們出門放風。

米克斯犬 ヨル 基本上也是暴走族,但還好體型較瘦小,還算可以牽制住,先逛完一隻回來再換另一隻。

且大概已經熟悉環境,不像昨日,迂迴了很久才撇條,今天一出門不到10公尺,就迅速解決完畢。

輪到 エル君 eru-kun 時,我整個皮繃的很緊啊、深怕牠一個爆衝直接上演脫逃記,我可擔當不起,且也沒把握帶的回來囧。

懷著戰戰兢兢的態度,小心翼翼把繩子先在籠內勾好,再讓牠出來。

沒想到一出匣,就是一個猛拉,不想把雙手弄的傷痕累累,乾脆把牽繩掛在小手臂。

養了千日的壯碩手臂,在這時終於派上用場了呀呀呀~

一路被 エル君 eru-kun 又拉又扯的一圈回來,當下並沒覺得手臂有啥問題,餵食完,送牠們進籠睡覺,順便再給了一些豪野夫人親手做的犬用無鹽麵包,進屋洗手時,這才發現手臂隱隱作痛,撩開袖子一看...

吖娘喂///拎北的粗壯小手臂滿是一條條瘀青吖///

 

【10/28 第四日】

大致同,省略。

 

【10/29 第五日】新增

大概是拉拉 エル君 eru-kun 逐漸把我當成新主人,散步雖然還是莽莽撞撞,但比前幾日好多了!!

衝撞之後,也會回頭看我一下,不枉費這幾天拼命塞零食給這兩個毛小孩,恩威並施的實施禮貌教育。

ヨル yoru 依然蹦蹦跳跳,有幾次還差點撲跳到我身上來。

是說齁、牠那味道有些讓我招架不住,於是,牠一跳我就扯繩,試圖跟牠保持一點距離。

拎北真的沒那麼偉大,做不到【愛牠就是接受牠的一切】這境界好嘛囧、如果可以,倒是想好好幫牠洗個澡再培養感情哩。

現在這兩隻只要一聽見疑似我腳步聲時,就會開始吖嗚吖嗚+汪汪叫,希望引起我的注意,此起彼落的吠聲,還真有點擾鄰。冏。

而且發現一件事,牠倆對於食物的狂熱情感可不一般啊、一開始時我是傻傻的掰嘴餵藥,之後就再也不用這麼麻煩,直接把藥跟狗食放在一起,牠們根本就直接囫圇吞了,且我一靠近就猛聞我手找食物,不禁想像牠們來我這兒之前到底有多久沒吃飽過了...

我一直覺得有些人可能因為情感上或生活中的的創傷所致,會下意識的一直狂吃或是狂購物或狂睡狂打炮,這樣的情感補償在動物身上竟然也看得見,但因為牠們不會說話,於是用動作或聲音來表達,像粗魯的吃完飼料啦、散步途中一路猛聞猛衝或是倏地撲向照護人身上。

我除了盡力保護牠們不受傷害之外,也盡量滿足這兩個毛孩的食慾,這也或許是我所能作對牠們而言最有用的事吧。

經過這幾天、牠倆的神色已經不像初來乍到時那樣驚慌失措了...

 

eru-day4.jpg

yoru-day4.jpg

eru-day4-1.jpg

 

【10/30 第六日】 

微雨,讓兩隻毛孩子吃飽撐著的一天,略。

 

【10/31 第七日 祝你幸福】新增

送走毛孩子後,沈澱了幾日,才來寫這有點開心又有些傷感的結尾。

開心的是,エル君 回到照護所後,會立即被努力在網路資料庫中搜尋,最終找到自己的毛小孩,非常有心的爸爸媽媽接回家。

雖然,原本的家早已經因為海嘯蕩然無存,目前屈身在6坪大小的避難屋,但可以和相處10年的毛小孩繼續相依為命,是磨難後最大的幸福,於是,他們毅然決然把 エル君 接回去。

傷感的是,ヨル 還是一樣繼續在照護所等待主人的認領。哎。

一直以來對於流浪動物的幫助,我的態度都是很淡定的,因為避免過多感情的牽絆,才能作出更有意義的幫忙。

以前在台灣時,年年會固定往動物收容所寄送一些所需的物資,久了也變成一種習慣,來日本後,實質上的提供流浪動物幫助倒是頭一遭。

照顧經歷災難的毛小孩,事實上,一點都不難,也不怎麼麻煩,一開始最擔心的攻擊傾向,很幸運的並沒出現,不過,如何短時間內熟知狗狗們的個性倒成了主要挑戰。

或許是因為狗狗經歷過生離死別的傷痛,對於照護人的依賴相當明顯,也會不保留的表現出來,三不五時的嚎叫,或是忌妒,甚或排擠。

這些行為看在眼裡,其實心裡都知道牠們是多麼渴望有人疼,有人關心,但為了牠們好,我只能保持友善的態度,避免牠們產生不必要的情感,否則一但面對離別,對牠們又是一次傷害。

 

last day 2.jpg

最後一次撇條

 

last day1.jpg

送別餐

 

last day 4.jpg

面對食物的迫不及待

 

last day 3.jpg

有沒有那麼想走吖///XD

 

 

 

感恩,

這沒有隻字片語,短暫的停留。

再見,祝你幸福。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村姑不種田㍿ 的頭像
村姑不種田㍿

村姑不種田㍿

村姑不種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