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TION:毛沒長齊勿進】

 

大概每個成年人都有這樣的經驗,好朋友間的茶餘話題,圍繞在床笫之間的鳥事。

【她】長的漂亮可人,朋友們都覺得她無往不利,身上永遠散發出Chloé小蒼蘭的迷人香氣,女人味十足。

在男伴前適度優雅的露出1/3事業線,談話間,不時往前傾聽,很難不注意到她稍早刻意弄成微捲向外 / 俏皮彈跳的幾縷髮梢。

她或許有些缺點,眼角遮不住的細紋,鼻翼兩旁毛孔過大,甚至塗了裸色口紅的嘴唇上有顆掩蓋不掉的大黑痣...

但這些在她每每發出銀鈴般悅耳的笑聲時,一切都彷彿消失無蹤...

 

她變成一位萬人迷,活像隻開屏孔雀。

 

和朋友約出來喝咖啡時,她總提到新男伴對她頗有微詞,倒不是身材不佳,奶子鬆到能當圍巾,而是床笫大戰姿勢變換之時,新男伴總會不自覺的皺了下眉頭,悻悻然說:

「こんなとこまで毛生えてるんだねぇ」從這裡到那裡都長了不少毛勒...

 

110617-0002.jpg

 

她說:我只是討厭毛刮掉後,在重新長出來的期間,實在又刺又癢的令人難以忍受,所以才不[脫毛],再說,這種私密處要我去讓人處理[脫毛],我真的作不來吖~

她長歎了一口氣,最近大概走霉運了,不管是哪位男伴,總有他們嫌東嫌西的理由。

也許...配合一下對方的喜好!?

其實,她不知道的是,當她開始起了這樣的念頭,隨之而來的會是更多:莫名要求與低頭妥協,怪異性癖與欣然接受?!

至少這男伴在床笫間,並沒有對她身體造成傷害,也許心靈上的確是有那麼一點。

但私密處長滿毛這問題在【床笫之間:櫻花妹の悩み(煩惱)】中並無名列前茅,最近引起熱烈討論的是有關於[伴侶特殊性癖好]這件事。

有人習慣在床笫間溫溫儒儒的來,有人則喜歡粗暴狂野帶點致命的佔有慾,更或許有些人平日看來西裝筆挺,談吐高尚,但進到房門內卻變身淫獸,作一些讓人想擂爆他大小頭的賤事。

可也不能說人家變態,他情她願也就息事寧人,大家都知道櫻花妹忍功一流...所以就算她心裡覺得這男的真他媽噁心,趁她沒膩著前,還是造作不誤。

這說吧...調情這回事,說穿了就是上下其手瞻前顧後,視覺 / 觸覺都能讓人銷魂接受~

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

不,不,不,偏偏有人喜歡再加上個[味覺]。

「お尻の穴を舐めさせて欲しいと頼みます」(拜託!請幫舔屁眼)

大概是黃片看多了,胃口養絕了,以為全天下女生都像A片主人公十八般武藝樣樣皆通。

 

110617-0003.jpg

 

是說:村姑在下偶的認知裡,舔屁眼這件事不是狗類專屬行為嗎!?

況且聽說就連風俗孃都不見得能接受。

正因如此,自古以來,偷情之人於是一律被稱作[狗男女]就是這個原因!?

雖說櫻花國向來民情開放,但複雜的性關係之下,又是不倫又是雜交又是性愛派對再來個交夫換妻,大膽如櫻花妹也不得不擔心[性病]這問題,HIV(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人類免疫缺陷病毒)是目前傳染最嚴重的愛滋前哨病。

帶不帶套上戰場是一回事,藉由著性行為的體液交換,的確有相當的機會把大獎扛回家。

多了一層套,是可以多些防範,但卻會失去臨場感,很多男女或火燒龜頭的砲兵,猴急之下,保險桿都沒拉就直接交鋒。

行房最忌焦躁莽撞,如再加上個人衛生習慣差,別怪媽媽沒教好,我看你就等著爛掉算了。

在這種草木皆兵的年代,還是安分點過生活,小心樂極生悲!!

但這些看在年過30卻連一次性行為都沒有的大姐眼裡,不知是幸還是不幸。

性生活雜亂的確令人擔心,但週末宅在家,自己默默做著海苔捲,媽媽一問:去哪?!還得硬生生擠出個根本不存在的男性友人,說要和他一起公園晒幸福。

孰不知,是瞞著媽媽去看婦人科,這讓人尷尬根本沒有性行為的30年人生(31歳女性で性行為経験はありません)卻得了陰道炎...

這,這叫她如何說出口。

 

110617-0001.jpg

 

在這麼樣充滿該死餘震的櫻花國,不管在身/心/靈都讓人覺得疲憊。

不由的感歎,也許[性]在某些時候,的確能造成一些療癒人心的效果,貫穿毛細孔,帶來前所未有的快樂。

性這玩意兒,多了,好像無傷大雅,少了,又好像若有所失。

但若真因為無法遏止性病爆發而進入無性時代,向來自以為堂主滴米國大佬,應該先研發如何讓人類無性繁殖,自然生衍。

否則上火星時,就只能帶陶莉羊還是複製人之類。

 

兩性交合是上帝創造的奇蹟。

違抗它,會讓人不禁懷疑是否某方面故障。

好了!以上。你可以安心的去...

 

吃盤臭豆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村姑不種田㍿ 的頭像
村姑不種田㍿

村姑不種田㍿

村姑不種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